輕文 > 纏歡被清冷佛子撩的臉紅心跳江窈宋知閑 > 【279】你想干什么?
  巴掌呼呼帶著風聲。

  用力打在左臉頰上,江窈痛得猝不及防。

  她驀然起身,怒道:“你誰?!”

  那女人穿著一身小名牌的衣服,臉上濃妝艷抹,看起來有四十多歲,表情兇神惡煞,“賤蹄子,你連我是誰都不知道!你還敢偷拿我家的錢!”

  這張臉意外有些熟悉,江窈卻想不清楚在哪里見過了。

  這話一出。

  市場部全部同事都圍了上來,看起了好戲。

  部門里瞬間熱鬧如菜市場。

  江窈搞懵了,“神經,誰偷你家錢了,我分明不認識你!你還不分青紅皂白動手,我現在就報警讓你警察抓你!”

  “好啊,你這小偷還敢報警讓警察抓我,我看你真是賊喊捉賊!”女人指著江窈的鼻子罵,“正好,你在這兒上班是吧,我今天還就把話撂在這里,你要是不還我家那20萬,你看我怎么找人弄你!”

  “20萬?”

  江窈腦子里迅速過濾了一圈。

  這幾個月江母生病做手術,急需用錢,江窈確實開了口朝朋友借錢,但是目前她欠的人只有時嫣、謝尋還有宋知閑。

  “你是時嫣……母親?”

  “什么時嫣,你在說什么啊!”女人怒道,“你這個小賤蹄子到現在還跟我裝蒜是吧!我告訴你,我可沒有我老公那么好騙!他說三個月前借了你20萬給你,現在你該還錢了吧!”

  原來是江海老婆,陳翠翠。

  陳翠翠就是那個之前插足了兩人感情的小三,攛掇著江海離婚后攜款而逃,靠著那些錢做了水產,到現在才有了點兒小錢。

  江窈臉上露出冷笑聲,“江海作為我的親生父親,他之前在和我媽的婚姻存續期間,跟你這個小三出軌。之后離婚,拿走將近所有的房產和存款。我才向他要了20萬,已經是最少的了!”

  “你個賤蹄子說什么呢!你才出軌!你嘴巴最好給我放干凈點!”

  陳翠翠憤然大叫,“是你媽留不住男人,關我什么事!再說了,我們早就組建了新的家庭,你再找我們要錢,那就是不要臉!”

  “他們離婚的時候我還沒成年,江海作為婚姻的過錯方,理應每個月給我打撫養費。但是這些年,他從未管過我的死活!”江窈一字一句,“現在我媽生病了,要他出20萬怎么了再說,這20萬本身就是當初他攜款卷走的錢中的一小部分!我替我媽拿回來是天經地義!”

  甚至江窈都覺得20萬都要少了。

  現在她老婆竟然還敢來公司鬧。

  女人一聽后,完全瘋了,上來就撕扯江窈,嘴里還不干凈,罵她是小賤人,甚至還開口侮辱江母,“我就說你媽肯定也不安分,一把年紀還想找前夫呢。怪不得生這種病,就是活該!上天遭報應!”

  江窈震怒。

  侮辱她可以,但是江母絕不能侮辱。

  她立刻炸了,直接上前,左手提著那潑婦的衣領,右手揚起,狠狠扇了她一耳光!

  “閉上你的狗嘴!你要是再敢侮辱我母親一句,我今天就讓你橫著出這里!我說到做到!”

  江窈不輕易發火,此刻雙眸熊熊燃燒,就算是潑婦,也忍不住雙肩微顫,被她的氣勢狠狠嚇了好一跳。

  她嚷嚷道:“好啊,你敢對我動手!我要報警,說你們藍世集團的員工打人!!”

  她吵吵嚷嚷,把整個市場部弄得跟菜市場一樣亂糟糟的。

  同事們也都無心工作,紛紛舉起手機錄下視頻。

  柴云碧從外面回來,“鬧什么呢!”

  江海老婆立刻扭頭,罵江窈是賤人,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柴云碧:“你在說什么鬼東西?來人呢!樓下保安室都死了嗎,這么一個潑婦都給我放上來,趕緊給我攆出去!”

  保安上來把江海老婆架了出去。

  她邊被架走,邊喊,“江窈——!你別以為這樣我就會放過你,你動手打人的視頻,還有你欠錢不還的證據我都有。你要是一天不還錢,我就一天不會走!我們就看看,到底是誰能耗到最后!”

  周遭的議論聲震天響。

  每個人都用異樣不屑的眼光打量著江窈。

  柴云碧厲聲道:“都給我閉嘴!再亂說話的,就給我滾出去!”

  市場部這才重新安靜下來。

  柴云碧拍江窈肩膀,見她左臉頰還是紅腫的,“沒事吧?”

  江窈捂著臉,“沒事。”

  她坐下繼續工作。

  不顧其他人異樣眼神。

  緹娜不會放過羞辱江窈的機會,她特意讓湯姆吩咐江窈上樓去文件。

  江窈上樓后,幾乎所有人都齊刷刷盯著她的臉看。

  剛才那一幕,已經迅速傳入整個公司了。

  現在江窈當眾被扇巴掌,欠錢不還的消息也人盡皆知。

  緹娜冷笑,“我還以為你背景多有能耐呢。不過也就是個空架子。原來你還欠錢不還啊,看來你和宋總的關系也是假的!你要真有能耐,也不會找別人借錢了,是吧?”

  江窈不予置理,和這種人多說幾句,對她來說都是浪費時間。

  宋知閑下午,剛好在18樓開會。

  從會議室出來后,就看見身材窈窕的女人面無表情抱著一大堆文件走來。

  他雙眸一凝。

  江窈微微低頭,那臉頰不知為何有些腫。

  兩人快速就擦肩而過了。

  江窈甚至沒有抬起眼皮,看他一眼。

  宋知閑皺了皺眉。

  他路過辦公室,耳朵里聽到里頭傳來的議論聲。

  “誒!你們知道嗎!今天市場部今天那個江窈被扇了!”

  “我知道!就是她的繼母過來了,直接過來扇了她一巴掌,好家伙,都把我嚇一跳。”

  “江窈怎么這么窮啊,連20萬都要借?不是說她很有背景嗎,跟宋總都有一腿。”

  宋知閑頓住了腳步。

  葉凌踹門,“工作時間,都議論什么廢話!剛說廢話的,明天不用來上班了。”

  辦公室里鴉雀無聲。

  江窈送完文件后,打算去樓下買藥。陳翠翠那一巴掌太狠了,她現在的臉腫脹得難受,剛按電梯,迎面進來一個高大筆挺的身影。

  宋知閑不由分說把她拽走。

  江窈嚇了一跳,“你……你想干什么?”

  宋知閑冷聲,“給你上藥。你臉不想要了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