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穿越后,我嬌養了瘋皇 > 第四百四十九章 錯過不相逢⑥
  所謂朝思暮想,想了許久的那個人,現在近在咫尺,就在不遠處的山峰之上,那人衣袂翩翩,在黝黑的重山之間,作為背景板的顏色之前,它的那一抹淺色,顯得格外引人注目。

  洛川看著金漫,此時,雖然隔著很遠,可是他仍然能看見,她手中的那把被她視如生命般珍貴的彎刀,已然在她的極速出招之間,變成了一彎圓月一般,閃動著耀眼的銀光,身上,頭上,仿佛都被這層熒光落滿,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充滿了靈性,仿佛是個樂中仙子一般。

  閃耀著銀白色的光芒,就算身后事,瓊山峻嶺,就算是黑夜先祖也絲毫不能抵擋住他的光彩半身,洛川這么看著那道影子,不知不覺間,竟然望出了神。

  孰不知,魏生錦早已將他的一切看在眼里,心頭忍不住,冷聲一笑,說道,“洛川啊洛川,你小子就算是有再多的花言巧語,說再多的很辣的語言,都不能掩蓋住眼神之中的那種深情,那種思念。

  金漫啊金漫,看來這個人,真的是造孽,想來在這里不僅種下了因果,還讓他對自己產生了新的想法。洛川對金漫的愛,已經快要從眼睛里漫出來,豈非是他之前所說見面就一定要捅死他的那種決定和堅決。

  針不錯啊!等到一會兒,這兩人真正見面的時候,魏生錦在八卦的想著,等到這兩人真的見面以后,不知道還要出什么樣的妖蛾子,這么一想,他竟然,就是更加的期待,他兩人見面了。

  “在那里我們過去看看。那人,應該就是金漫。”魏生錦心里實在是,太想看兩人見面之后的那場修羅場的曠世精彩場景。

  所謂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我看那洛川小子,對金漫的眼神其實是一個眼紅而已,簡直就是眼饞。

  魏生錦說完,便提起這口氣往前面飛奔而去,那意思,就是要洛川跟上他一起往前去,可是誰想到,洛川卻沒有往前,他只是遙遙的看著那個纖細的身影,然后便轉身向另外的方向而去山坡上的那幾個正在和金漫交手的人,據他觀察應當不是金漫的對手,而其他的人,他看向金漫身后的那條小路,小路蜿蜒曲折,通向不知名的所在,在那條路上隱約,還能聽見有一些細微的腳步聲響。

  洛川轉過頭去,仔細聽著聲音的來源。他的耳力從來都是比別人要精進很多。聽聲辨位的能力很是超前。

  按道理說,那些人,絕對不會是金漫和蕭硯這邊的人。應當是對方補給的人,魏生錦顯然,也看到了那些晃動的人影,隨即說的,“他奶奶個腿,真的不知道,蕭硯這廝到底有多少人待在身邊?萬沒想到,他竟然殺到現在,還有人!等我抓住了蕭玦那小子,一定將他切成個七塊八塊,才能解心頭之恨。”

  魏生錦說完,狠狠地在手心上吐了兩下口水。

  此時的魏生錦,還不知道,這個太子早已經被金漫切成了七塊八塊。

  他看著洛川,面無表情的恢復了從前的神智。轉身向那些補給上來的敵人而去,詫異的喊道,“喂!你去那邊干什么?金漫在這里,在這里啊!你跑錯錄了!”

  “洛川!回來!”

  他心里太想看那修羅場的場景了,可是洛川卻聞所未聞,繼續往前而去,他便知道,洛川是要去殺了那些補給的人,就算是變相為金漫,解決一些障礙了。

  “呵呵,男人啊。”這小子就是嘴硬,魏生錦無語的搖了搖頭,隨即和他一起加入了這邊的戰斗,畢竟洛川現在的身體狀態,就像是一座火火山,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噴發,根本就不敢,放他一個人,輕易的在和別人對打。

  魏生錦想著金漫,當初將人交給自己時候說的話,心里想著。心里想著,這小子可千萬別再作死,他要是真的死了,自己可沒有辦法給金漫交差。

  想到這兒,魏生錦便忍不住,快步提起內息,往前越了幾次。試圖,跑到洛川的身前去,替他抵擋一番,可是這個倒霉孩子,卻是一會兒的功夫都不給,讓魏生錦在后面苦苦追尋,也只能是看著他的背影,在前面躥上跳下的。

  魏生錦心里一邊罵著娘,一邊想著,暗暗驚訝的,因為洛川他竟然在什么時候,把自己的內功,練得如此爐火純青,他的輕功,和他的內心,已經達到了完美結合的境界,想到這兒,魏生錦忍不住暗暗替金漫捏了一把冷汗,若是這小子說的是真的,萬一真的,又到了那一天,他一定能把金漫置于死地。

  畢竟金漫的武藝在來了天乾國之后,并沒有什么精進的地方,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們引以為傲的,能夠得到內心內利的地方,就是他們從穿越盟基地,帶來的空間,可是偏偏,金漫的空間,在來的時候,那場大爆炸之中,已經被炸的搖搖欲墜,現在能支撐它繼續做下去,已經不錯了。

  這也是為什么,這些年在浮沉館之中,金漫能潛心,好好替自己修補空間的結果,但是沒有專業的儀器和人事幫助,他的空間,也只能恢復到這個搖搖欲墜的地步,勉強支撐罷了。

  這樣的一個內息庫存,怎么和洛川比較?若是真有一天,他和洛川兩個人一較高下的話,根本不用比較,他們兩個人已經高下立分。

  想到這兒,魏生錦忽然想到一個很可怕的想法,與其讓金漫被這小子殺了,不如先下手為強,先解決了他干凈!

  不如……就接這次的機會?

  “臭小子!等等我!”魏生錦想到這兒,更加堅定了,不能讓洛川真的和金漫對上,反而是現在,讓他去和這些外面的人打斗拼命來得更好,或許這些人,說不定就能真的陽了洛川的命啊。

  可是,這么一想,又和他之前答應金漫的話,相違背,相矛盾。

  畢竟金漫,是要讓他好好的把洛川,帶回京城去的,他這邊腦子里,老實實在在的想了許許多多的彎彎繞,那邊的洛川,已經和那些人對上了。

  想來太子,不知在暗處豢養了多少這種精品的侍衛,他們的身手。皇宮大內中的那些侍衛的身手,要強上百倍。難怪蕭硯之前,在和太子的對陣和對敵之中,沒有一點勝算。

  畢竟他們兩者之中的差距,也相差太多了。

  洛川似乎也想到了這些,看著眼前這些人,殺氣四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