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純陽武神 > 第二十二章 斬天帝聚天運!(求訂閱)
    天帝,要隕落了。

    這一個月里,除了關于究極角斗場的各種傳聞與熱議之外,也出現了一種新的論調。

    自天地復蘇以來,十大究極智慧生命的異樣還是第一次,它們主導了兩界角斗場,將諸族都納入其中,以分配諸天氣運,就算是諸皇與一眾羽化至上人物也無力更迭,此番如此明顯地針對,即便是古之天帝,也不過剛剛出世,轉世之身又能有巔峰幾成之力?

    至于游離于究極角斗場之外,這并無可能,以當下轉世的天帝幾次出手,可以印證,其應該比超脫一重天的道尊更強,是否能夠比肩二重天的道尊還尚未可知,當然也不排除來自天庭的偉力,當初在戰天武院進行了暗中干涉。

    “天帝現有的道行,無論真假虛實,究極角斗場,都避無可避。”

    “古之天帝的威儀,屬于整個人族,不容后退。”

    “此戰,或許將徹底改變兩界格局……”

    諸族很多老輩至高人物相互拜訪,他們活得夠久,眼界閱歷也僅在巔峰之下,他們看到很多兩界強者看不到的東西,究極角斗場最低門檻是神境,只要涉足這一領域,即便生命層次未至,也會被究極角斗場感應,強行攝入其中。

    既然十大究極智慧生命齊齊復蘇,傳遞念頭,也就意味著,被它們針對的人族天帝,大概率已有了涉足諸天巔峰的資格,至于當初戰天武院里,天庭出了幾分力,就有待商榷。

    更重要的是,作為角斗場的規則秩序制定者,于十大究極智慧生命而言,或許并無真正的一成不變,只在于它們的意識生衍,想或者不想,沒有人能夠揣度。

    “天帝于神話中不朽,注定了橫推諸敵,蓋壓當世。”

    “提前開啟的究極角斗場,不正說明了對于天帝的忌憚,不敢再給三百年。”

    “人族從不畏戰,哪怕僅剩一兵一卒,人世間與天庭共存亡!”

    對于唱衰轉世天帝的論調,天上凡間,無數人族強者出聲反駁,不給天帝復歸絕巔的時月,何嘗不是一種缺乏無敵意志的露怯,十大究極智慧生命又何如?它們高懸于諸天上近兩百年,雖然神偉莫測,但除了劃分各大角斗場,觀諸族眾生死斗,把控諸天氣運,并未給予人族,乃至諸族幾分好感。

    “對不住家人們,我宣布暫時退出虛空直播間,復播時間待定。”

    “即日起,本直播間不再討論關于人族天帝的前世今生。”

    “退圈了,幾百年前直播玩梗,現在是玩命,實在玩不起,散了散了……”

    雖然天凡兩界各族巔峰存在緘默不語,但虛空直播界卻因為各種站隊與罵戰,掀起了一場場腥風血雨,一百多年來,虛空直播間從未遭遇過這樣霸榜的熱點,這一個月里,隨著究極角斗場開啟的日子一天一天臨近,關于天帝的熱點,已經霸占了整個直播熱搜榜單。

    可以這么說,只要是關于天帝的,虛空直播間就不愁流量,但更要小心的是,下播后被人打悶棍,舉步維艱了一百多年的人族,這一次出奇得強硬……當然,代價也相當慘烈。

    就在究極角斗場開啟的倒數第三天。

    出乎天凡兩界預料的,向來眼角極高,不屑與諸族親近的天族,有道尊走下世外道山,為天主傳口諭于兩界諸天。

    “近古之后,三十九代人族天帝本為時空偷渡者,逆亂天命,斬天帝轉世,當聚諸天氣運。”

    隨著這位天族道尊開口,實時直播的虛空直播間在短暫的死寂之后,迎來了前所未有的流量高峰,天上凡間,諸族上下全都沸騰了,因為天主的口諭實在是太過驚世駭俗,難怪在這個節骨眼上,會令一位道尊親自走下世外道山。

    古之天帝,曾為時空偷渡者,且天主言明,正是諸族普遍認知中的三十九代人族天帝。

    在上個星空滅度周期,人族天帝蓋壓諸天,曾令至上黯然,神魔俯首,難道皆是因為其偷渡時空,為時空秩序的破壞者?所以可以洞悉諸般造化,把握命運軌跡?

    這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了,若是為真,古之天帝又是如何規避時空守序之力的,這其中存在的諸多疑點,如非是天主口諭,實在沒人敢信。

    是這位當世第一強者,在刻意針對轉世的人族天帝嗎?

    諸族沒什么人敢妄議,古之天 古之天帝離他們太過遙遠,而天主則橫壓當世,連羽化至上人物都疑似遭劫,更是十大究極智慧生命中,究極命盤的執掌者,因為究極命盤的特殊,某種意義上,天主的口諭,更像是某種對于命運的揭露或預言,這在近一百多年來,是得到過諸族多次印證的。

    那么,斬天帝轉世,當聚諸天氣運……

    這一天,諸族很多至上生靈眸光流轉,露出復雜難明的神色,說實話他們心動了,對于走到了這一步的生靈而言,已經清楚地意識到,氣運眷顧對于生命進化的重要,更關乎命運軌跡的流向,但心動歸心動,諸天巔峰之下,沒人敢賭命。

    不過三天后,究極角斗場開啟……一些老輩至高生靈感嘆,這位天主,是在怕這提前了三百年的究極角斗場,到時候過于平靜嗎?

    斬天帝轉世,聚諸天氣運。

    對于天主,諸族不敢妄議,但斬天帝同樣是禁忌,哪怕是妖族鯤鵬一脈,也不敢輕易接茬兒,在虛空直播系統中,將這一句話列為禁語,任何哪怕是含沙射影,涉及天主者,都在第一時間封號。

    紫微宮中,蘇乞年靜靜盤坐,他眸光有些悠遠,天主的口諭,在他看來,更像是給諸族巔峰人物打食,而活餌就是他這位轉世天帝。

    “那么,你想釣上來什么。”蘇乞年輕語。

    至于那位天族道尊,在天主口諭傳達之后就歸返了世外道山,這無疑令諸族很多強者摸不透,天族對于那位轉世天帝的態度,在這個時候傳出這樣的口諭,針對的意味不言而喻,卻又沒有下文,若是一種蠱惑,也太過明晰了。

    “天主,你在忌憚嗎?”

    這一天稍晚,天外天有皇道氣機彌漫,一道沉渾的聲音響徹五方天界,下至無垠星海,那是這一代的神農氏,他直言不諱,毫不掩飾對于天主的不滿。

    一代人皇復蘇,直指天主,這無疑是一場席卷天上凡間的大地震,諸族靜默,當世諸皇歸返皇道領域,絕不在羽化至上人物之下,而相比于諸道尊與神魔,諸皇無疑與諸天氣運的糾葛最深。

    出乎意料的,世外道山中,并無任何回應,對于一代人皇的質問,天主罕見地選擇了沉默。

    但沒人會認為,這是天主的畏怯與退讓,世間公認,有資格直面天主的,唯有羽化至上人物以及諸皇中的強者,天庭的四位人皇,顯然就在此列,否則一百多年前,也無法在究極角斗場中撐下來,畢竟當年人族面臨的窘境,稍有不慎,就是滅族之禍。

    而這最后三日的等待,在天族道尊下山之后,顯得格外得漫長,天上凡間,諸族每一個人都繃緊了心神,尤其是在各大角斗場中蹚過的諸族年輕一輩或老輩強者們,他們深知角斗場中的血腥與殘酷,不只是對于氣運的爭奪,也令得他們對于究極角斗場,甚至滋生出有一種不愿承認的病態的向往。

    尤其是人族,天庭眾部如臨大敵,百萬天兵天將嚴陣以待,就算是一百多年前,第一次究極角斗場落幕時,也沒有眼下氣氛的沉凝。

    不知過了多久,紫微宮中,蘇乞年起身,前方一道清濛濛的古樸光門隨之浮現,門內隱約有無垠星海,五方天界的倒影,耳邊出現無窮囈語,這一刻蘇乞年似乎看到了諸天眾生的各色面孔,一股無形的感召之力在紫微宮中彌漫開來。

    “滾出去!”

    蘇乞年眼中,驟然間迸射出可怕的光束,無盡混沌與時空都似乎在回蕩其音,虛無空寂之地都彌漫著只屬于一個人的氣息。

    砰!

    紫微宮中,光門轟然炸開,門內倒影幻滅,那在蘇乞年耳邊響起的囈語也戛然而止,直至十息之后,方才在宮外重聚,但那光門依然波蕩不定,似乎風中燭火,隨時都會熄滅。

    直到這時,蘇乞年方才自紫微宮中緩步走出,他腳步不停,徑直走進了動蕩不定的光門里。

    這一步之間,似乎改天換地,入眼的赫然是浩瀚星空,但扎下永恒不滅的根莖的蘇乞年,卻能夠感到與諸天之內似乎多了一層隔膜,而無盡混沌與時空,則被圈禁了一角,且生出了一些未知的變化,這說起來容易,但其中蘊藏的神偉,恐怕就是那十大究極智慧生命的手筆。

    只見群星閃爍似火種,光芒彌散,這就是究極角斗場內的時光領域,不歸諸天規則秩序,且凌駕于一切超脫之上,哪怕是羽化至上人物,在這里跨越星河,也需要足夠的時間,而虛空領域同樣如此,至少一百多年前,就算是天主也未曾打破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