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嫡女浪翻天我作!帝尊抵刀忙不停 > 第277章 教訓渣爹
  他當時看鳳箬黎的娘是哪兒哪兒都不好,哪兒哪兒都挑剔。

  總而言之,他就是各方面的作。

  尤其他為了氣鳳箬黎的娘,在她娘懷孕三個月的時間,把二房給領回了家。

  鳳箬黎的娘懷著鳳箬黎,看見相公領著人回來,只能忍氣吞聲。

  誰讓她懷孕伺候不了相公呢。

  可鳳承遠好像看見自己的發妻不痛快,他就開心的樣子。

  他作天作地,一個月領一個回來。

  劇本就像老套路一樣,后院女人多事就多。

  鳳箬黎的娘懷孕不與那些小妾紛爭,可小妾并不這么想。

  她們進鳳家就被鳳家的榮華富貴迷花了眼,各個都想翻身農奴把歌唱。

  所以這些小妾進府不久,就開始明爭暗斗。

  鳳老爺子雖喜兒媳婦乖巧。

  可他也不能時時盯著自己的操蛋兒子啊。

  鳳承遠抬一個小妾又一個小妾進府那會兒,老爺子正與好友在闖反虛境大能洞府。

  等他回來,娶小妾進府的事情已經成定局,氣的鳳老爺子給鳳承遠一頓好打。

  老爺子當時還忠告他,有他后悔的一天。

  這不,老爺子的話應景了,他現在失去了發妻,到頭來落的人去樓空。

  鳳箬黎和鳳老爺子吃完晚飯來找渣爹,就看到鳳承遠喝的酒氣熏天胡子拉碴,眼淚鼻涕眼屎糊了一臉這幕。

  鳳箬黎看見這樣的鳳承遠沒把她惡心的把剛吃的晚飯給吐出來。

  她連忙對鳳承遠甩了三個清潔術。

  嘴里還不停的嫌棄,“太她媽的惡心了。”

  甩上清潔術的鳳承遠看著干凈了。

  鳳箬黎走到欲要清醒的鳳承遠身前伸出手就開始狂甩嘴巴子。

  鳳承遠這幾日一直借酒消愁,鳳箬黎甩出的巴掌愣是沒有打醒酒蒙子。

  鳳箬黎氣樂了。

  行,你不清醒是吧?

  那她就一頓狂輸出,打的鳳承遠鼻青臉腫后在喂了他一顆醒酒丸。

  鳳承遠吞了醒酒丸很快就清醒了。

  他此時被自己的女兒打的渾身疼,但還不知被打。

  所以他剛清醒的時候還有些懵逼。

  為什么他喝一頓酒醒了身上竟如此疼?

  鳳箬黎架著小肩膀看鳳承遠就知道他現在還不知道自己酒后被打。

  人家老孩子對鳳承遠“善意”的提醒了下,“滋味怎么樣,舒服不?”

  酒剛醒的鳳承遠正感受自己的渾身疼呢,他在自己的家中自然沒想到臥室里除了他還有第二個人。

  鳳承遠順著聲音看過來,他驚訝的坐起身對鳳箬黎不喜的問道:“你怎么在這里?你是來看我的笑話的?”

  鳳箬黎聽鳳承遠的話,笑了!

  她毫不客氣的懟著鳳承遠說道:“你算老幾,讓我來看你笑話。”

  讓我看笑話,你也配?

  鳳承遠聽自己大女兒這么說自己,他氣憤的沖鳳箬黎大喊:“我是你爹,你怎么這么沒教養!”

  鳳箬黎聽到鳳承遠的話,覺得這“沒教養”三字從鳳承遠的嘴里蹦出來簡直就是諷刺。

  她輕蔑一笑,對著鳳承遠說道:“呵呵,教養?”

  鳳府除了爺爺來看我,我娘在我出生就離世了,我倒是有那么個渣爹,這渣爹有跟沒有一樣。”

  你說沒教養?

  請問我有爹教,有爹養嗎?

  鳳箬黎的這一席話,是赤裸裸的打了鳳承遠的臉。

  鳳箬黎從出生到現在十七歲了,他都沒看到過幾回。

  談這事,他還真沒這個臉。

  “你……”

  強詞奪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