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嫡女重生,我才是真千金 > 第503章 大結局
  沈傾云接過盒子,打開看了一眼。

  隨即她將盒子放到桌上,拿出了暗格里的玉哨。

  隨著一聲輕靈的哨聲,寒玉的身影出現在了窗邊,這一次他沒有進屋。

  他睫毛輕顫著,眼角泛紅,壓著內心的翻涌的情緒笑著問道:“小姐有何吩咐?”

  這一刻,他恍然間仿佛回到了當初還在沈傾云身邊做暗衛的樣子。

  沈傾云目光有些復雜,真誠地說道:“寒玉,你的禮物我收下了,你的心意我也明了。走吧,去做你以后該做的事情。”

  “好。”寒玉最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都聽小姐的。”

  還記得那天的最后,沈傾云回答他:“寒玉,我不能心安理得地利用你的感情。”

  她說希望他以后能遇上互相喜歡的女子。

  而他還有很多很多的話,終究也沒有再開口,他只知道自己心中永遠為沈傾云留著一方天地。

  寒玉走了,此后大約不會輕易再相見。

  倚翠站在角落,遙遙地最后望了他一眼,緊緊掐住手心眼淚才沒有落下來。

  她明白,初次動心的那些歡喜,終將困她一生。

  珍珠擔憂地望了她一眼,嘆了口氣,搖搖頭什么也沒有再說。

  她沒想那么多,只要能一輩子都留在小姐的身邊,她就最快樂的那一個。

  倒是司墨璃堅持將寒玉送到城外,親眼見著他帶人出了城門,才在他幽怨的回望中松了口氣。

  一個月的時間匆匆而過。

  禮部為封后大典日夜忙碌,納采、問名,擇日遣官告天地、宗廟,又有納吉、納征、告期之禮。

  司墨璃早備下晶瑩璀璨的紅寶石,如今終于派上用場。

  二十多個繡娘趕了一月工期,才趕制出了如朝霞般絢爛的吉服,上面刺繡的鳳凰栩栩如生,行走之時,流轉的光澤似火焰般鮮活。

  配以十二龍九鳳冠,華貴得叫人移不開目光。

  冊封當日,十里紅妝,迎親的隊伍從街頭站滿了街尾,國公府到宮門口的樹上全掛滿了紅色的綢緞。

  好在兩邊各有兩排維持秩序的侍衛,否則真是難以抵擋圍觀百姓們的熱情。他們各個擁擠探頭去瞧這難見的帝后大婚。

  直到沈傾云的轎攆進了宮門,這才隔絕了外面喧天的歡呼聲。

  盡管司墨璃早已做好了準備,但見到她,還是忍不住呼吸一窒。

  他笑著牽起她的手,一步步走上太極殿。

  長長的裙裾在身后展開,額上的花鈿璀璨奪目,紅色的吉服更襯托出沈傾云的面容如珍珠般柔白,她像是一幅精心描繪的仕女畫,嬌美且端莊,美得奪人心魄。

  司墨璃與她攜手共受百官朝拜。

  “傾云,朕以這江山為聘,從此你是我唯一的妻,是乾啟最尊貴的皇后!”

  ......

  大婚一月后,王青蕊托人帶了消息:“娘娘,國公府傳來的,老夫人去了。”

  沈傾云原本在翻書的動作一頓:“按照禮制去辦就行。”

  她倒是沒想過,老夫人在床上這一躺,竟然吊著命活了這么久,久到她幾乎要忘記還有這樣的一個人了。

  前世的一切,終究如云煙般散去。

  ......

  二十二年后。

  太子司璟拿著手中的傳位詔書,頗有幾分哭笑不得:“本宮才剛行了加冠之禮,父皇和母后未免也太心急了一些!”

  已經是丞相的顧之恒笑道:“皇上和皇后走前已經安排好了一切,只等著太子您繼位了。”

  “什么!父皇母后已經出宮了!”司璟死死捏著詔書質問道。

  殿外,一道更憤怒的聲音傳了進來:“皇上和皇后走了?什么時候的事情,為什么我一點風頭都不知道!”

  連如風沖了進來,手上是新研制好的藥方。

  他咬牙切齒道:“好啊,這兩人把我騙進太醫院,自己倒是年年出宮巡游,偶爾帶著我,這下好了,是徹底拋下我了!”

  “他們去哪了!”

  顧之恒一臉無辜,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連如風甩了甩袖子,冷哼一聲:“我也不干了!這太醫院院首的位置,就傳給蘇木吧!”

  說著直接憤憤地轉身離去。

  而蘇木,便是當初懸醫閣他一手帶出來的小藥童。

  葉零露正好走進來,差點跟連如風迎面撞上。看他氣哼哼的跑了,不由得發笑。

  隨即她整理好思緒呈上奏折:“太子,這是禮部尚書呈上來的關于此次科舉的全部安排,請殿下過目。”

  司璟大致瀏覽了一番,按照慣例,仍舊是男女分隔開考試,要求各有不同,只在往年的基礎上做了細微調整,更有利于公平性。

  他點點頭,隨口問道:“顧大人的養子今年可有參考?”

  顧之恒笑得坦然:“今年是趕不上了,待下次春闈后,定叫殿下當面考教他。”

  司璟也笑了起來,轉頭問向葉零露:“葉女官今日可要去尋魏先生?本宮沒有記錯的話,今日是她的生辰吧。”

  葉零露點頭回道:“是的,殿下百忙之中還能記得,魏先生知道一定很是高興。”

  他點點頭。

  魏知渺同樣是他的啟蒙老師,便也隨即吩咐了太監總管備了份禮,叫葉零露一起帶著送去書院。

  如今的見月書院已經乾啟國第一大女子書院,魏知渺雖然不再親自教學,但也常住在書院之中。

  葉零露退下后,安排好所有事宜便前往了書院。

  一進去正好瞧見了兩道打斗的身影,急忙上前喝道:“琳月,怎的又在欺負蕭珩!”

  蕭珩率先停下手中的動作,對著葉零露行了一禮,隨即大聲解釋:“琳月可沒有欺負我,她現在已經打不過我了。”

  “胡說!”對面一身黃衣的嬌俏女子滿臉不服:“我們再來一次,這次我定然能贏你!”

  魏知渺從房內走出來,笑著說道:“珩兒長大后,琳月的確不再是對手了。”

  琳月跺了跺腳:“先生!”

  “好了好了,來給先生慶生,你們倒是又打起來了。”葉零露無奈地看著這兩個小冤家,將太子的禮物先送給了魏知渺。

  “太子有心了。”魏知渺笑著接下,將眾人帶進屋里。

  走進房中一看,里面竟都堆滿了,只那正中間擺放著的,一看便知曉是皇后送來的。

  京都城外,一行人的身影漸行漸遠。

  沈傾云從馬車上探出頭道:“墨璃,你帶我騎馬可好?”

  司墨璃隨即將她拉上馬背,護著她策馬遠去。

  看到與兩人拉開了距離,珍珠坐在后面的馬車上大喊道:“娘娘慢些,等等我呀!”

  一旁的倚翠趕緊將珍珠拉了回來:“你可安靜點吧,別擾著娘娘和皇上。”

  沈傾云聽到背后的呼喊聲,窩在司墨璃的懷中笑著,司墨璃俯身便輕輕在她的臉頰上落下一吻。

  兩人對視,目光繾綣。

  此后山長水遠,他們要共同看遍。

  畢竟為了這一天,他們已經等了太久太久。

  全文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