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姐姐逼我禍害她閨蜜 > 第768章 栽贓嫁禍
  僅僅片刻間,將臣就徹底失去了生機。

  一個堂堂超凡境的高手,竟然愣是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看到劉浪殺了將臣,杜乘風等人都愣住了:“姓郭的,你在干什么?”

  “當然是栽贓嫁禍了!”劉浪活動了兩下肩膀,指了指將臣的尸體,將他手里的百壽圖拿了起來,皮笑肉不笑望著杜乘風:“你說,你們殺了李先生身邊的紅人,李先生會怎么做?”

  “靠,郭勝,你特么竟然學老子!”杜乘風咆哮道:“就憑你,偷襲殺人,但我們這里這么多人,你還想著栽贓我們?哈哈,別做夢……”

  噗呲!

  還沒等杜乘風說完。

  他的脖子上直接被一劍洞穿。

  劉浪抽回軒轅劍,搖頭嘆息道:“真是聒噪。”

  “撲通!”

  杜乘風捂著脖子,但根本阻止不了鮮血狂涌而出。

  他驚恐地望著劉浪,轟然倒地,死不瞑目。

  山雞瞳孔收縮:“你,你殺了杜老板?”

  “胡說,明明是李先生身邊的將臣殺的。”劉浪依舊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但山雞卻感覺汗毛倒豎。

  這個郭勝,怎么跟自己認識的不太一樣。

  “還愣著干什么,動手,動手啊!快殺了他,殺了他啊!”山雞大叫著,明顯已有些慌亂了。

  那些打手上前,朝著劉浪就撲了過去。

  劉浪收起軒轅劍,彎腰又撿起了那把十字長劍,直接沖進了人群。

  砍瓜切菜,也不過如此。

  這些打手最強者也僅僅是小宗師而已。

  在劉浪面前,跟螻蟻差不多。

  不消一會兒工夫。

  尸體已倒了一地。

  只剩下山雞呆呆發著愣,整個人嚇得褲襠下已濕黃一片。

  劉浪慢悠悠來到了山雞面前。

  “饒命,郭哥,郭爺,饒命啊!”

  山雞直接跪下,一個勁磕頭:“只要郭爺您饒我一命,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劉浪將十字長劍塞到了山雞手里:“看在咱們是老相識的份上,我當然不會殺你。”

  “跑吧,有多遠跑多遠,別再讓我看見你,否則的話,嘿嘿,你也會跟他們一樣。”

  山雞此時嚇得魂都快飛了,雖然不明白劉浪為何要放自己走,但還是抓著十字長劍,轉身就跑。

  然而。

  根本沒逃出多遠,卻被劉浪一掌拍在了后心上,當場被殺。

  “煞筆,竟然還想黑吃黑?”

  劉浪罵了一句,回身撿起那張百壽圖。

  看著滿地的尸體跟鮮血,又看了看自己干凈一塵不染的衣服,劉浪蹙了蹙眉頭,彎腰將自己的衣服撕碎,又拿著別人的血往身上摸。

  感覺差不多后,劉浪這才快步離開了現場,回到了酒店。

  跌跌撞撞沖到李少輝所在的客房外,劉浪表現得極為狼狽:“李先生,李先生,出事了,出事了啊!”

  砰砰砰!

  瘋狂敲擊著房門。

  片刻后。

  茉莉打開房門,見劉浪渾身是血,頓時一愣:“怎么回事?”

  “我,我們被埋伏了,李先生呢,李先生呢?”

  劉浪演技上線,氣喘吁吁,一副慌張到了極點的模樣。

  茉莉趕緊將劉浪讓進了客房。

  李少輝也聽到了聲音,快步沖到了劉浪面前:“將臣呢?”

  “不,不知道,將大哥正在跟那些人交手,他,他說自己攔著那些人,讓我回來報信。”

  劉浪將百壽圖放到了李少輝手里:“將大哥說,這樣東西讓我交到您手里,您快去看看吧,將大哥,恐怕要撐不住了。”

  “媽的,茉莉,走,我們先去看看。”李少輝顧不得去問劉浪細節,更沒時間琢磨劉浪話里的真假,直接吩咐道:“郭勝,帶路。”

  “好!”劉浪答應著,再次折身,帶著李少輝到了事發地點。

  但當劉浪他們到了之后,現場除了滿地尸體之外,還出現了好幾個人。

  那幾個人胸口都繡著一個金色的鳳凰,顯然是金鳳凰手底下的人。

  為首一人看起來四十歲左右,穿著旗袍,倒是性感無比。

  看到劉浪跟李少輝三人,旗袍女朱唇輕啟:“人是你們殺的?”

  “放屁!”看到將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李少輝有些失控,罵了一句后,快步來到了將臣面前。

  稍微一檢查,李少輝面色不由白了幾分。

  “李,李先生……”茉莉咬著嘴唇,欲言又止。

  “你不用說,這個仇,我一定要替將臣報的!”李少輝站了起來,盯著旗袍女:“究竟是怎么回事?”

  旗袍女皺眉:“我的人聽到這邊有動靜,過來看的時候就已經這樣了。”

  “你的人?”李少輝環顧一圈,見旗袍女跟他手下的人身上都沒有打斗的痕跡,便明白兇手應該不是對方。

  深吸一口氣,李少輝收斂了一下心情,自我介紹道:“我是港島李家的李少輝,你是誰?”

  “李家人?”旗袍女倒是有些意外,微微一笑:“金鳳凰。”

  “金鳳凰?”李少輝一愣,“你就是金鳳凰,那個軒轅傳奇的女人?”

  “咯咯,你倒是知道的不少。”金鳳凰嬌笑一聲,指了指將臣的尸體:“怎么,這是你的人?”

  李少輝沉重點了點頭,望向劉浪:“郭勝,究竟是怎么回事?”

  劉浪趕緊把早就準備好的說辭說了一遍。

  又指了指地上杜乘風的尸體:“我們雖然跟他有點兒矛盾,但沒想到他竟然會在外面攔著截殺我們,還要搶將大哥剛買的百壽圖。”

  “如果不是將大哥讓我先走,我,我現在恐怕也已經死了,嗚嗚,將大哥,我們才認識沒多久,我完全沒想到將大哥你這般重情重誼啊!”

  邊說著,劉浪趴到了將臣的尸體上,大聲痛哭了起來。

  如果不知道的,還以為劉浪跟將臣的關系真的很好呢。

  李少輝見此,臉色卻陰沉得可怕。

  他怎么可能會相信劉浪的鬼話。

  他更不相信將臣會為了讓劉浪逃走獨自留下來。

  但現在,又找不到其它證據。

  李少輝只得強壓下心頭的怒火,沖著金鳳凰抱了抱拳:“金鳳凰,這里是你的地盤,我希望你能幫我找到剩余的兇手,我李少輝,感激不盡。”

  金鳳凰沒有直接答應,而是掃了劉浪一眼,這才道:“既然李先生都開口了,那我金鳳凰自然也不會拒絕。但無論做什么事都有個價碼。呵呵,李先生,相信你也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吧?”

  李少輝道:“當然!金小姐,這把劍算是酬勞。”

  說著,指了指還握在山雞手里的十字長劍。

  從現場的痕跡來看,杜乘風的人大都死在十字長劍之下。

  可此時,十字長劍卻在山雞手里,而山雞又是逃跑的狀態。

  很多人自然而然就認為是將臣用十字長劍殺了人,自己又被殺后,山雞搶走了十字長劍。

  這些雖然是劉浪制造的假象,但至于能否瞞得住李少輝,劉浪也不確定。

  金鳳凰一眼就認出了十字長劍,“西方光明教會的東西?呵呵,這把劍落在誰手里,恐怕是燙手的山芋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