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姐在異界拐個王爺去修仙 > 第668 章 合歡宗的少宗主
  金燦知道這里是靠近交界之地,距離那個什么仙島很近,他現在很想一鼓作氣的沖到仙島去。

  可大哥讓他別沖動,說什么也要等到他來了之后再商量,金燦只得按耐住心底煩躁。

  翌日一早,陽光射進窗欞。光暈籠罩在金燦的身上,他緩緩睜開眼,天亮了。

  金耀一行人已經走出了傳送中心,向著客棧走來。

  金耀等人身上氣勢太盛,引來很多人側目,頻頻投來好奇目光,小聲議論這些是什么人,看著就來頭不小。尤其是金耀和幾個白衣神衛,本身身就帶著神秘的氣息,這一刻威嚴的表情讓他們更加的氣宇軒昂。

  “小姐,那幾個不錯,要跟上去嗎?”說話的是名綠衣女子,她正看著金耀一行人遠去的背影同自家主子說話。

  “走,這可是不多見的極品,雖然比那萬俟淵差了點,可跟這些歪瓜裂棗的一比,可好太多了,”靳玲湘帶著綠萼跟上金耀的腳步。

  靳玲湘最近幾天都在城中晃悠,繼續尋找自己的郎君。

  上次在仙島,她被萬俟淵當眾掃盡顏面,讓她把已經遺忘很久的自尊心給撿了起來。

  她至今都還記得萬俟淵看她那冰冷嫌惡的眼神。

  她以往接觸的男人,不管是嫌棄她的,還是看不起她的,拒絕都是客客氣氣。哪怕罵她賤人不要臉,她都能沒臉沒皮笑意盈盈的面對。

  哪里像萬俟淵那樣,當眾就讓她下不來臺,也許是當時的環境太特殊,她自尊心作祟,立即就閃人了,再也沒出現在萬俟淵的面前。

  她和靳柔兒最大的區別就是不玩死纏爛打得不到就毀掉那一套。她一向秉承的原則就是能勾搭上的就上,勾搭不上的立即閃人。

  她一向有自知之明,像她們這種人又不是要和男人玩感情,也不是要做賢妻良母,更不是要立貞節牌坊。做什么死乞白賴的扒著人不放,滿大街都是男人,還是找各取所需的男人靠譜。

  這個不行,下一個說不定就是王炸,她能賺翻。

  所以她比靳柔兒那個蠢貨活的久,活到當上了合歡宗的少宗主。

  沒錯,大比武回來后,基于她這次在大會上的表現,合歡宗宗主,也就她的那個母親,終于舍得松口選她也繼承人,所以她當上了少宗主。把她那些姐姐妹妹氣的對著她咬牙又毫無辦法,她就開心的無以復加。

  這不,靳玲湘就帶著貼身丫鬟綠萼出來花城閑逛了,順便再找幾個厲害雙修目標。

  剛才老遠就看到一群白衣人走了過來。很快就聚集的一堆人女子對著金耀犯花癡,她和綠萼就站在其中。

  此刻靳玲湘和綠萼遠遠的跟在金耀等人身后,見他進了如意客棧,頓時心花怒放。

  如意客棧是合歡宗旗下的產業,想要接近那些人不是輕而易舉嗎?

  看著銀光閃閃的如意兩個字,靳玲湘手拿團扇掩唇一笑,扭著水蛇腰,步履搖曳的走進了如意客棧。

  “靳二,忙著呢?”

  正在撥著算盤的掌柜,一聽著熟悉的嗓音,驚喜的抬頭望去,果然,

  “呀!少宗主,您今天怎么有空過來了,小的正準備要派人去通知少宗主呢,今兒有幾件上好的美玉,配少宗主正合適?”靳二滿面諂媚的向靳玲湘說著暗語,眼睛還不忘在綠萼的身上轉了兩圈。綠萼微紅著小臉,偷偷瞪了靳二一眼,連忙垂下頭來。

  “噢?那帶我去瞧瞧?”靳玲湘媚眼一挑,不理會兩人的暗送秋波。都是過來人,她可是寬容大度的很,綠萼這小丫頭還是見識的少。

  靳玲湘示意靳二帶路。

  三人走進一樓后院的一間客房里。

  “對方什么來頭?我老遠看著挺厲害的呢?”靳玲湘坐在主位上,問道。

  “少宗主,不清楚,那幾個白衣男子沒說話,也沒有透露身份。都是跟在他們身后的其他人登記入住,他們都是來自北州域,”

  “噢?北州域的,跑這里來干什么?知道他們的目的嗎?”

  “不知,不過小的知道他們是來找昨天入住的一伙人的,其中幾名男子也是著一樣的白衣,看著就氣勢不凡,”

  “他們都是來自北州域?”

  “不是,昨天那伙人是來自南洲域,不過顯然兩伙人是一起的。其中兩名白衣人長的很像,應該是兄弟。少宗主,您要下手嗎?”

  “你這說的是啥話?好像我要殺人越貨似的。放心,你少宗主我知道分寸,我又不謀財害命,怕什么?”靳玲湘只對人感興趣,只想跟人雙修。

  誰管他們是干什么的,有什么目的。之所以多問兩句,就是好奇那么耀眼的兒郎是哪家的,問不出結果也沒關系。

  “他們住幾號房間?”

  “那名帶頭的白衣男子住在天一號,二號就住著昨天來的那名領頭白衣人。”

  “嗯,好,知道了。接下來就交給我了,你們忙你們的,”靳玲湘走之前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綠萼和靳二。

  這邊金耀和金燦一見面,金燦就激動的一把抱著大哥,金耀也是噓寒問暖,兩人也是一年多沒見了,好一番兄弟情深過后,哥倆才坐下來商討事情。

  “哥,咱們明天就去交界之地,如何?”

  “先別沖動,我已經收到消息,那女人就在那兒好吃好喝的住著。她那么狡猾,咱們得好好計劃一番,難道你忘了上次她是如何給咱們玩金蟬脫殼的?”

  “……哥說的對,那個可惡的女人,這次肯定不能再讓他逃脫了,我定要把她碎尸萬段,”金燦恨的牙癢癢,心里還是恨的不行,不過聽了金耀幾句話,他也冷靜下來。

  “那哥,咱們要怎么做才能殺了她,讓她沒有耍花樣機會?”金燦默了默,又道,

  “要不咱們設個陷阱,讓人把她引進陷阱,最后萬箭齊發,把她射成篩子。”

  金燦見金耀搖頭,顯然這個辦法的可行性不大。

  “他們說那拍賣行不是她搞的嗎?要不咱們毀了她的產業?讓她先心痛一把,等她出來尋仇咱們就殺了她?”

  “她會為了一個店鋪出來找你報仇嗎?浪費這些人力物力干嘛?咱們最終的目的是要她的命,其他人死在多有什么用?”金耀又否了這個提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