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精神病面前鬼東西算個球 > 第701章 能跑就跑吧
  畫面一轉,遠離篝火晚會,鎮中一處僻靜的房屋門前掛著‘英雄鎮辦事處’的木牌。

  屋內亮起燈果。

  寒風凜冽,屋內爐火早已經熄滅多時。

  澹臺明月坐在主位,身后左右坐著絕塵夫子與葛丘雷二人。

  “山羊山的妖靈。”澹臺明月冷聲道。

  山羊山的妖靈們感覺腳底生寒,屋內似乎比外面的風雪還要冷。

  妖靈們實力雖高,但一直受山羊山的壓迫,早已經形成了膽怯的性子。

  “澹,澹臺殿下,我們來自山羊山,卓大哥早就知道了。”

  澹臺明月冷哼一聲:“若非他知道,你們準備什么時候告訴英雄鎮?還是準備一直瞞下去,卓大哥心胸寬廣,自然是不在意你們這些小動作,但是卓大哥也絕不會容忍你們做一些危害英雄鎮的事。”

  “那不能,那不能,我們來就是為了學習種植技術,不是來破壞英雄鎮的。”山羊山的妖靈連聲說了兩個‘那不能’,以表明心意。

  澹臺明月眼神凌厲,沉默著觀察著妖靈們的反應。

  澹臺明月越是沉默,妖靈們越是焦急。

  不到一分鐘,一只山鹿扛不住壓力,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澹臺殿下,我可以用我的性命發誓,我們真的只是為了學習技術而來,求求澹臺殿下開開恩,就算把我關起來也好,千萬別把我趕走,求求澹臺殿下。”

  其他妖靈雖然沒有跪地,眼中也浮現出了祈求的神色。

  澹臺明月微蹙眉:“你們的身份已經暴露,再強留又有什么意義?”

  妖靈們怯懦的看看彼此,它們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

  澹臺明月一看情況,其中有事啊:“我也不強求大家說出來,英雄鎮與你們山羊山的關系,大家明面上不說,你們心里也知道怎么回事,卓大哥既然不追究你們的罪責,我也沒有私下里對你們動刑的道理,你們現在就下山去吧,我不希望以后在英雄鎮再見到你們幾個。”

  妖靈們瞬間慌了:“澹臺殿下,不要啊,我們要是回去,我們就完了。”

  “送客。”

  “澹臺殿下,我們要是被送回去,不光我們活不了,我們的家人,我們的族群都活不了,求求澹臺殿下開開恩讓我們留下吧。”

  澹臺明月似是感了興趣:“怎么回事?”

  跪地的山鹿帶著哭腔道:“我們山羊山有一個規矩,如山必須滴血以示山神大人。”

  另一只妖靈搶話道:“實際上就是讓我們跟山神簽訂契約,一旦契約簽訂,不光是我們,我們的后代都是屬于山羊山的,山羊山不養閑靈,若是對山羊山沒用的靈,山羊山既不會放我們離開,也不會管我們,放任我們自生自滅,而且我們的族群每年都要獻祭給山神一只壯年的妖靈。”

  其他妖靈附和:“我們要是被趕回去,自生自滅算是最好的結果,萬一山神大人動怒,我們的家人和族群,必然要遭受滅頂之災。”

  山鹿道:“我們鹿群有一只年強的鹿不愿意受山神壓迫,趁著派遣任務時逃跑了,山神動怒,命豹子王將他的妻兒吊在樹上,最后放干了血以示懲戒,聽說年強的鹿死在山外面了,但是我們鹿群在豹子王的身上發現了它的皮毛,它根本不是死在外面了,是被獻祭給了山神大人。”

  “豹子王身上發現了它的皮毛,如何能算在山神頭上。”澹臺明月問道。

  “澹臺殿下有所不知,我們山羊山的妖靈數目,必須要經過山神大人過目,山羊山不容私下殘殺,只有山神大人授意才可以,豹子王就是山神大人的侍者。”

  葛丘雷冷哼一聲:“看似為了守護山中生靈定下的規矩,實則是滿足了自己的欲望。”

  山羊山的妖靈們急的紛紛跪地:“求求澹臺殿下開恩,別趕我們走,我們能干活。”

  “對,我們有的是力氣,我們絕對不在英雄鎮亂走。”妖靈們懇切的求著。

  澹臺明月手指敲擊著椅面,篝火晚會的歡樂氣氛時不時的傳過來。

  在一片歡聲笑語中,山羊山的妖靈們感受著內心的煎熬。

  澹臺明月轉而看向絕塵夫子,停頓半秒,移向了葛丘雷:“姓葛的,你說呢。”

  葛丘雷多聰明啊,澹臺明月做了惡人,就必須在妖靈中樹立威信,話題給到他,就是不想處置這群妖靈:“依我看,他們也算可憐靈,它們入山時,我們就已經掌握了它們的情況,這些日子據我觀察,行為確實規規矩矩的。”

  山羊山的妖靈眼中滿是難以置信,它們進山的時候就知道了它們的身份。

  有些妖靈還在慶幸自己幸虧沒有做什么危害英雄鎮的事,太可怕了,早就對他們了如指掌了。

  澹臺明月點點頭:“算了,這次就不與你們計較了,不知你們山羊山第一批聽課的妖靈回去如何了?”

  山羊山的妖靈更加震驚,他們原以為是自己沒隱藏好,誰知道英雄鎮連第一批學技術的妖靈,有山羊山的妖靈都知道,還有啥是英雄鎮不知道的。

  妖靈們戰戰兢兢道:“學了英雄鎮的技術,山羊山已經開墾了田地。”

  坐在椅子上的澹臺明月翹起二郎腿,一個閃身消失在了位子上。

  葛丘雷見狀,對幾只妖靈道:“你們回去吧,今晚的事就當沒有發生,不過我多句話,山羊山那種吃靈不吐骨頭的地方,能跑就跑吧。”

  絕塵夫子驚訝的看向葛丘雷,那眼神仿佛在說:天吶,天魔教的教主竟然能說出這種話,誰能有他們會吃人不吐骨頭。

  葛丘雷感受到了絕塵夫子的鄙夷,干咳兩聲,那不得唱白臉嘛。

  化成一縷黑煙也消失了。

  剩下絕塵夫子與妖靈們大眼瞪小眼。

  絕塵夫子道:“你們還不走嘛,我要關門。”

  都什么毛病,一溜煙就走了,門就這么開著,等著……陳二卓進來找吃的。

  妖靈們怯生生的離開了。

  絕塵夫子關上了門,才離開。

  篝火晚會。

  李青山歡喜的將一杯剛燒好的熱茶從架子上拿下來,一道不知從哪吹來的冷風順著他的脖子袖口鉆進去,凍得他渾身一顫。

  顫完再看手中熱茶,又成了大冰坨子。

  抬頭看上座,澹臺明月翹著二郎腿回來了,一邊只剩下半拉面具的天魔教教主也回來了。

  沒過一會兒,絕塵夫子也回來了。

  李青山還沒反應過來,一只大手將他手里的冰茶奪了過去。

  “是冰淇淋啊。”

  樓靈仰頭將冰坨子倒嘴里,嚼的嘎嘣響。

  李青山深吸一口……氣,哎呦,凍得心臟直抽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