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空間:穿越五十年代種田養崽日常 > 第813章 把人送走
  顧英華聽了心里默默的想,周默默這也是有一點寸在身上,就只記了那么幾封信,結果就被她媽看見了。

  “反正左右我也不把他們當爸媽了,我跟他們說好了,每個月給他們寄一些錢,也就當還了他們的養育之恩吧,而且他們以后也不會再來打攪我們的生活了。”周默默有些釋然的說道。

  她沒說的事,她爸媽跟她獅子大開口,每個月要她寄二十塊錢,外加糧票和布票回去。

  她一個月的工資也才不到三十塊錢,家里邊兒還有一個孩子要養。

  雖然她現在和姜大嫂他們生活在一起,吃住都不用花錢。

  但是既然給她媽錢了,那姜大嫂這邊也不能厚此薄彼,畢竟姜大嫂每天幫他們干活兒,吃飯住宿洗衣服,還要幫她看孩子,怎么也得給他們一些錢吧。

  而且這段時間她爸媽在姜大嫂這兒也吃了不少糧食,她也得把這些糧食給家里面兒補上吧,總不能她家里面兒吃的東西讓她婆婆一家去承擔。

  最后周默默就只答應給他們五塊錢,再多就沒有了。

  她爸媽怕這五塊錢也妃了,最后無奈就同意了周默默的做法。

  顧英華默默點了點頭,處理好了就行,現在周默默的小日子過得挺好的,要老讓她們一家這么來攪和,時間長了誰能受得了?再讓他們把二牛他們的小家給攪和散了。

  現在也就是破財免災了,再說了周默默給養老錢也是應該的,最起碼不落人話柄。

  “對了,小嬸兒,今天中午我就不和你一起回來了,我中午要去把樹根兒接回來,飯就在嫂子他們家吃了。”周默默說道。

  她今天帶了飯盒,中午就在大牛家把飯盒熱的熱吃就行了。

  “那行!到時候我自己回來就行了。”顧英華說道。

  “還有,嬸子,你昨天拿回來的燒雞讓我爸媽他們帶走了,真是對不住啊!”周默默不好意思的說道。

  那個燒雞是顧英華特意帶回來給姜大嫂他們吃的,結果人家姜家人一口都沒吃著不說,還讓她爸媽給摸走了。

  周默默一想到昨天下午他們家里面雞飛狗跳的,她就感覺更羞愧了。

  她也沒那個臉跟顧英華說,那個燒雞并不是姜大嫂給她爸媽帶著的,而是她爸媽偷偷溜進東屋里面去偷的,翻了半天啥都沒翻著,還把人家屋子翻的一團亂,最后就只找到一個燒雞,為了不讓姜大嫂他們把燒雞拿走,還在燒雞上啃了一口。

  周默默當時看的時候特別羞愧,既恨她爸媽為什么貪小便宜,還有膽子做出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又恨她為什么有這樣的一個爸媽,從小不幸福就不說了,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對她好的丈夫又生下了一個乖巧的兒子,她爸媽又過來這么作踐她。

  當時周默默心里面恨極了,心里一沖動都想去跟大隊說她爸媽偷東西。

  后來還是姜大嫂給攔了下來,說他們不管怎么說,都是她親爸媽,是真傳出去了以后大隊的人難免會對她指指點點的,周默默以后還要一直在這里面生活呢,實在是沒有必要因為她爸媽這個樣子。

  反正她爸媽晚上就要走了,而且他們家也沒損失什么,以后就全當沒有這個親戚,再也不來往就行了。

  周默默這才被勸好,她爸媽看到周默默那個樣子也嚇了一大跳,他爸媽見周默默這個樣子也害怕了,又擔心周默默干脆連之前說好的五塊錢也不給他們寄,就趁著他們收拾屋子的工夫,拿著行李跑了。

  不過這到底是家里的丑事,周默默既不想跟顧英華說,也沒有臉跟她說。

  顧英華和周默默一路騎到學校,停好自行車之后就開始進各自的辦公室準備上課了。

  顧英華進屋看到大家都有氣無力的,一點兒精神頭兒都沒有,十分像她以前放假開學的樣子,知道他們這也是有假期綜合癥,就沒跟他們打招呼,把她帶來的喜糖抓了一些放在他們的辦公桌上。

  之前她請假的時候就跟同事們說她是要去參加兒子的婚禮,現在都放假回來了,肯定要給這幫同事們帶喜糖的。

  顧英華從奉天回來的時候拿了可多喜糖,她的行李包里面一多半都是喜糖。

  大家一看到喜糖就不困了,紛紛抬頭恭喜顧英華,又問顧英華酒席辦的怎么樣,奉天是不是跟他們縣城有很大的區別。

  顧英華一一都回答了,聽到顧英華的回答之后大家羨慕不已。

  “果然還是得讀書啊,你說說要是不讀書,有多少人能上那么大的城市發展。在咱們這小地方生活都費勁。還是讀書才能走出去呀。”

  “真的,我們連在縣城生活都不敢想,現在人一下子,都成省城的人了,你瞅瞅。”

  “還好我送我兒子去讀書了,說不定,以后也能弄個工人當當!聽說他們縣城結婚還送喜糖呢。”

  “可不是嘛!你看看這喜糖,我在咱們縣城的供銷社根本就沒瞧見過,這價格肯定不便宜吧?你家兒子一個月應該不少掙吧,這么貴的糖都舍得拿來當喜糖。”

  “我也不知道,這喜糖都是我兒子他們買的,聽說他們當時去開結婚證明的時候,發的也是這種糖,所以我兒子才買的。應該是這個糖是他們省城糖廠生產出來了,價格應該也不會特別貴。”顧英華說道。

  “而且我兒子他現在還不掙錢呢,辦事情買糖用的都是他之前上班攢下來的錢,現在考上研究生了,一個月花的還是學校的那點兒補貼。”

  姜牧也知道顧英華會拿糖回來送禮,當初買喜糖的時候也就特意買了不少,專門給顧英華留出來這一部分。

  大家心里一聽顧英華的兒子是研究生,頓時就把這個糖的價格給拋到了腦后,開始追問研究生一天都學什么。

  顧英華又沒當過研究生,也沒有跟姜牧細問過研究生的事情,自然也不會知道這些,就直說她不知道。

  他們辦公室的老師都在一起工作這么多年了,一個個也都跟個人精似的,分寸感拿捏的特別好,見顧英華不知道,就誰也沒有多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