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快穿萬人嫌逆襲:大佬都在火葬場 > 第1617章 野心白月光(25)
  公司的福利好有什么用?加班是家常便飯,而且沈嶼洲這個經理還帶頭加班。

  盛清銘想給慕寧打電話,發現自己竟然被拉黑了,給慕寧發微信,發現慕寧竟然一條都不回他。

  無語至極,他直接開車過來了。

  “你來找我是什么事?我最近沒進醫院,身體也挺好的,雖然我的人設是病弱慕寧花,但我還沒有病弱到需要叫你來給我付錢的時候。”

  自從兩個人徹底鬧掰以后,盛清銘就發現慕寧跟他說話總是帶著刺。

  反正兩個人見面,誰都不會給誰好臉色。

  慕寧看著盛清銘黑了臉,掉頭就走。

  “我讓你走了嗎!”

  盛清銘真是受不了慕寧的脾氣。

  之前慕寧還愿意跟他裝一裝,畢竟兩個人還在保持著友情。

  后來慕寧的偽裝被徹底破除,她對他就再也沒有一個好臉色了。

  “來找我,你又不說話,莫名其妙的看著我,到底想讓我怎么樣?我是不是你的奴婢啊?我要是你有的奴婢的話,把賣身契拿給我看看。”

  盛清銘臉色也冷了:“好心當做驢肝肺,我為什么來找你?你自己猜不到嗎?你看看你最近是什么樣子嗎?要不然去投資,要不然又進了沈家的集團,你以為沈家是那么好混的?你的身體本來就不好,再熬幾年熬垮了,誰為你負責?”

  沈嶼洲本來是想站在遠處看著慕寧和盛清銘互動的,但是盛清銘這個人沒有保持聲量,他一下子就聽到了一些他從來不知道的事。

  什么意思?慕寧的身體不好嗎?

  沈嶼洲的眉頭緊鎖,他沒想到自己會聽到這樣的真相。

  另外一邊慕寧繃著臉,明顯是沒有什么耐心了。

  “首先,工作是因為我喜歡,我不想拿著你給我的醫藥費混日子,我會覺得自己很廢物。我好不容易讀完了大學,也培養出來了相應的技能,為什么不學以致用?從工作中我能獲得價值,我很喜歡。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才會過來跟我說這些?”

  “你就不會想想嗎?你管的真是有些太寬了吧,實在閑著沒事,把你們公司的人名手抄一遍,別在這里煩我。”

  看著慕寧要走,盛清銘又攔住了她:“我不是不讓你工作,只是不希望你因為工作影響到身體健康。你也知道的,因為你幫過我,我一直對你有愧于心。直到如今,我都無法做到徹底放棄你。”

  “在忙著自己生活的同時,我還要時不時關注你在做什么,生怕你又做了傻事,影響到身體健康,你以為我就過得很簡單嗎?”

  慕寧被盛清銘給逗笑了:“你在向我表白嗎?之前暗戀我,現在還是對我念念不忘?”

  盛清銘的臉徹底沉了下去:“你真是越來越讓人后悔當初喜歡過你了。”

  慕寧也跟著冷笑:“你沒發現你變得很幼稚了嗎?當時我接近你,你表現得很是事業有成,給人一種很可靠的感覺。可能在我面前你能卸下偽裝吧,我目前已經感受不到你的一絲魅力了,只覺得你很嘮叨。”

  “我勸過你了,對周楚顏好一點,你要是非在我這邊浪費時間,有可能什么都留不住。”

  一聽到慕寧說這些,盛清銘心里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他搞不懂慕寧到底想要干什么,目前他只想讓慕寧辭職。

  “我的建議你好好考慮一下,畢竟你的醫藥費是我代付,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希望你把自己看得重要一點。身體是你的本錢。”

  “我的醫藥費的確是你付,但實際上我有醫保可以報銷,你付不了多少,我只是習慣性的向你多要罷了,別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盛清銘無言以對,他發現了慕寧是真的對他一點隱藏的心思都沒了,什么話都跟他說,什么形象都不想保留。

  沈嶼洲忍了很長時間,還是忍不住朝慕寧走過去了。

  他發覺兩個人的談話氛圍好像并不太好,也在糾結著盛清銘所說的話。

  慕寧的身體不好他并不知道。

  畢竟慕寧入職以來從來沒有請過假,每一次見到她都是活力滿滿的模樣。

  看著沈嶼洲走過來了,盛清銘的臉色一變。

  他剛想說點什么,沒想到慕寧快步過去,不知道她跟沈嶼洲說了什么,沈嶼洲看了一眼盛清銘,就跟著慕寧走了。

  盛清銘徒留在原地,看著兩個人的身影,目不轉睛。

  “經理你是不是在那邊等我來著?我有看到你。”

  沈嶼洲點點頭:“我是怕他對你做什么事,他看上去態度不太穩定。”

  “嗯,他就是個神經病,你不用管他的。他自己占著鍋里的,還要看著碗里的。”

  “我跟他其實沒什么太大的關系,就是年輕時候不懂事,幫了他一次,他就以這個為目的,一直跟我套近乎,懶得理他。”

  沈嶼洲的眉頭皺起來,他沒想到慕寧主動提起這件事,那就不需要他再找借口了。

  他還在想應該怎么詢問慕寧身體不太好的事。

  “那你幫他是影響到身體健康了嗎?”

  慕寧眨眨眼睛:“你怎么知道的?”

  沈嶼洲的心里一沉,他看著慕寧:“影響到哪里了?做過手術了嗎?”

  慕寧笑了笑:“我跟你說實話唄,反正好不容易遇到一個不歧視我的人,我很珍惜你的。你愿不愿意找個咖啡館,我說說我的故事。”

  沈嶼洲怎么能不愿意?他很想知道慕寧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兩個人找了一處僻靜的地方,慕寧沒有過多的渲染,就把她的故事說了一遍。

  “我那時候在別人眼里就是個縣城的姑娘,很土的那種,我不希望永遠都停留在一個位置,所以一直往上走。”

  “我也不知道到底這有什么不對,雖然把盛清銘當做跳板是我的不對吧,但是我沒跟他搞曖昧,后來的確利用了他,那也是因為我犯了戀愛腦。”

  “唉,總之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吧。”

  慕寧說著說著好像覺得自己貌似真有點不道德,尷尬地笑了笑。

  沈嶼洲對于這些糾葛沒什么表情,他不太理解男女之情。

  他只是問出最關心的問題:“那你的身體不好,目前的工作量會不會影響到健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