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快穿之【擺爛】人生 > 第660章 民國妹妹在干什么17
  這個樣子的秦夢露,莫名其妙的與秦夢霞重合了。

  “夢露,那也是你的弟弟啊。

  你怎么就那么忍心這樣對他,你的心呢?”

  劉媽媽的感情牌,沒有任何的作用。

  “送老夫人和夫人回房,今日就好好清清腸胃吧。”

  秦老太太人老了,吃的少,還墊過下午茶,沒什么感覺。

  劉媽媽只覺得現在就想昏過去,她可是一天沒有吃東西了,也沒有喝一口水。

  “秦夢露,你,你竟然這樣對你娘我,難道就不怕天打雷劈嗎?”

  秦夢露的眼神冰冷,沒有半分的溫度。

  “天打雷劈?

  娘,你都想送我去死了,不是嗎?”

  劉媽媽的眼神有些躲閃,她知道她做的不對,但那也不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要是可以的話,誰想賣女兒呢。

  秦夢露擺了擺手,傭人麻溜的帶著秦老太太和劉媽媽回了各自的房間。

  她們的房間里,都沒有放食物的習慣。

  等到人走之后,秦夢露跌坐在地,眼淚無聲的流了下來。

  從來沒有哪一刻,她像是現在這樣的無助。

  被退婚的時候,至少她還有家人。

  秦爸爸去世的時候,至少她還有家人。

  可是這一刻,她珍視的家人狠狠的推開了她。

  秦夢露就那么坐在那里,無聲的哭泣,沒有一個人敢上前。

  蹦跳著回來的秦浩天,都被傭人給帶了下去。

  秦夢霞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了坐在地上哭的眼睛通紅的秦夢露。

  看了看周圍,就知道,那些個下來不好打擾。

  秦老太太和劉媽媽?

  呵,肯定是她們做了什么,才會讓秦夢露這么不顧形象的痛哭。

  “好了,別哭了,哭也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秦夢露轉過頭,紅腫的眼睛,看到向著自己走過來的是秦夢霞。

  “夢霞,你是怎么做的,在娘那樣對你的情況下,還不傷心的?”

  秦夢露的聲音嘶啞難聽,說話是有點斷斷續續,這是失水過多的表現。

  秦夢霞看著秦夢露的眼睛,嘆息一聲。

  “因為我生而知之,因為娘在生秦浩天之前,曾經無數次想要掐死我,給她換一個兒子。”

  這話一出,秦夢露頓時啞口無言,覺得自己的傷心都算不得什么。

  生而知之,那也是一個嬰孩,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根本不清晰。

  清醒的感受著空氣遠離自己,會是多么難受的一件事。

  秦夢霞沒有說的是,很多次她都準備對劉媽媽動手了。

  誰讓對方臨時收手了,她也就無奈的放棄了。

  “對不起,夢霞,我,我不知道是這個樣子。”

  秦夢露十分的愧疚,心里難受的情緒卻是消減了不少。

  父母親緣這個東西,真的不是可以強求的。

  沒有就沒有吧,或許她這輩子都強求不來這個。

  秦夢霞對這個,倒是真的不怎么在乎。

  她要是在乎,還能跟劉媽媽演那么久的母女情深?

  “沒事,我現在這樣也挺好的。”

  秦夢露看著秦夢霞眼底都是愧疚,以為她是在安慰自己。

  “夢霞,你放心,以后姐姐保護你。”

  額,其實大可不必。

  但是看秦夢露變的精神百倍的模樣,秦夢霞想了想還是算了。

  人啊,有目標總比沒有目標要強。

  秦老太太和劉媽媽的苦日子來了,這讓她們第一次后悔之前的行動。

  其實,主要是,她們舍不得秦浩天。

  第一次的時間,秦浩天還鬧騰,卻根本沒有人管他。

  秦老太太和劉媽媽倒是想伸手幫忙,傭人早就分開了他們。

  有時候,秦老太太和劉媽媽也想過,要不要帶著自己的私房,領著秦浩天出去單過。

  把現在的房子賣了,也能換一筆錢。

  房契是在劉媽媽的手里的,想賣還是可以賣掉的。

  但是,有一個致命的問題。

  他們三個人,老的老,小的小,年長的還是女人,真的出去了,手里的錢,估計也攢不住。

  還有,這些用慣了的傭人,肯定是不會跟著走的。

  新請的人,在這個陌生的夜京,她們也不放心。

  不過是三五回的功夫,秦老太太和劉媽媽就老實了下來。

  秦浩天也變的老實了起來,不老實不行。

  他發現他的靠山都沒有用了,還不老實,等著受苦嗎?

  林天青在秦家學藝,這些雖說不是每次都能看到,總是有所耳聞的。

  回到家,林天青將這些事情給林德沐說了。

  “爸爸,秦老師看起來軟弱可欺,沒有想到經歷了大變,反而能立的起來。”

  林德沐嘴角微微抽搐,自家這個傻兒子恐怕是沒有見識過秦夢霞的可怕之處,才會有這樣誤解。

  在林德沐的眼里,秦夢露確實做的不錯,但是有一個前提,那就是秦夢霞的支持。

  要是沒有,隨隨便便一件事,就能壓的那個軟弱的女孩子跌入泥潭,再也爬不起來。

  這樣的例子,在這個時代,太常見了。

  “天青,有些時候啊,看事情,不能只敢表面。

  你啊,還有的練。”

  林天青:你,我,不是,我就是感慨一句,咋的就扯到我學藝不精上去了?

  “是,爹,兒子一定好好學習,爭取早日修煉成爹這樣的人。”

  林德沐聽了林天青的話,一時半會兒不知道他這是夸自己,還是損自己。

  “好了,你其他的功課都還沒有做完呢,趕緊去吧。”

  “是,爹。”

  林天青總覺得此時的林德沐在趕人,他又不敢問。

  林德沐看著回自己書房的林天青,目光幽怨。

  秦夢霞的勢力,發展的太快了。

  之前,只有秦夢霞自己厲害,現在是她身后的勢力都是一個棘手的存在。

  之前的時候,他就不敢動她,現在更加的不敢。

  其實,送林天青上門學習,未嘗沒有近水樓臺先得月的想法。

  但是,這都半年多的時間過去了,一點進展都沒有。

  好像兩個人,連話都沒有說幾句。

  真的是,不中用啊。

  哪里有他年少時候的半分風采,真的是,丟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