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來人開棺王妃說本王還有救 > 第1567章大結局
  “真的?!”

  出乎我意料的是,四弟不僅沒有忌憚我要回去,反而十分驚喜,拍著我的肩膀說道,“七弟離開盛京多年,我時常寫信問他什么時候歸,他都說再議再議,我這一等就是五年,才想明白,他是耍了我,十五皇弟長大后,也離開了盛京,說要去尋找他的江湖,我連信都不知道該往哪里送,二皇兄你能想通回盛京,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他是真的很驚喜,我心里那點忐忑也蕩然無存。

  是啊,這是四皇弟,而不是父皇。

  他心有丘壑,不會因為莫須有的事情讓幾個兒子互相爭奪。

  我由衷的笑了起來,“但是我只是想回去肅清朝堂,跟底下官員,并不長待盛京。”

  四弟看起來有些不滿意,但四弟妹拉了拉他的衣袖,勸了一聲,“好歹回去沒這么危險,你先別反對。”

  是啊,這里的確太危險了。

  四弟一想也生怕我不回去,答應了下來,“好,只要你回去,什么事情我都答應你。”

  我心里很高興,幾年不見,四弟跟四弟妹還是沒有變。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我的事情,而是這個。”我將秦老大交給我的賬本拿了出來,遞交到他們手中,臉色嚴肅道,“他們領頭的人現在都在里面,但旗下分布的人馬到處都有,所以我們得盡快才能將人全部抓到。”

  四弟跟四弟妹看完了賬本后,跟我一起商議該怎么一網打盡,其實秦老大忘了一件事。

  金鴻雖然不屬于任何一個國家,但是它對南岳北芪西寧都有威脅,他們都想將這里搗毀掉。

  所以司夜云他們在來的時候,就已經聯合了北芪西寧,人雖沒有進南岳,但卻都在邊境等著。

  我們將分布圖畫好之后,便派人分別前往西寧北芪,聯合他們一同剿滅。

  而我們則重新返回山里。

  只要這群人沒逃出去,就能給其他人多爭取一點時間。

  路上我隱約聽到四弟妹感慨了一聲幸好交通不發達,否則人早就坐飛機走了。

  飛機那是什么?

  我不知道,但我卻清楚,四弟妹是真的在慶幸。

  我帶著他們還是沿著溪水離開的路回去,靠近跟秦老大分別的山坳時,我就聞見了一股血腥味,濃郁的血腥味隔著這么遠都能清晰可聞。

  “里面怕是又出事了。”四弟妹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來個奇怪的東西,只見她手指動了動,那個鐵疙瘩就搖搖晃晃飛了起來。

  越飛越高,凌駕于我們頭頂,與我們有著極強的割裂感,它不該是屬于這個時代的東西。

  我神情恍惚,忽然想起四弟妹口中所謂的飛機,人如果坐上這種東西,是不是就會非常快的離開這里?

  “他們打起來了,就在東邊,不過其他幾個地方也都有人,”四弟妹拿出一個地圖,在上面寫寫畫畫,連人數是多少都給寫的清清楚楚,交給了后面的人。

  也許四弟妹真的是天上來的仙女吧,否則連人都沒去,怎么會知道的這么清楚。

  在四弟妹如同開了天眼般的指揮下,我們很快就將所有人抓住。

  秦老大已經死了,尸首被他們吊了起來,三只惡犬爭相撕咬他的尸體。

  我一劍將三只惡犬殺了,將秦老大的尸首放在五毒花里面,全部銷毀。

  “這里不該存在,以后也不能存在。”四弟妹從袖子中拿出一小瓶的藥,放在我手中,“這是加強版百草枯,能夠將這里瞬間毀掉,百草不生。”

  雖然會毀掉其他植物的生長空間,但能阻止五毒花的生長,也算有用。

  我帶著人前往每一個五毒花的地方,將加強版的百草枯倒下去,希望這片罪惡之城以后將不復存在。

  ……

  兩年后。

  “父皇,你是真的放心讓我坐上這皇位?”司璃面無表情的看著親爹帶著親娘,將包裹背上身上一副要離開永遠不回來的架勢,心里無比凄楚。

  雖然早在八年前他就知道親爹是這個德行,但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么快。

  軒轅靖語重心長道,“兒啊,爹為你守護了八年,你也該獨立了。”

  司璃滿臉黑線,什么叫給他守護了八年?

  明明是皇祖父將皇位交給親爹的,怎么變成給他守護?

  “行了行了,我跟你娘預定的船快到時間了,我們得趕緊走了,耽誤了時間,可趕不上蘇林的美食盛宴。”軒轅靖完全不想給司璃說話的機會,拉著司夜云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皇宮。

  這破皇位,每天都有大臣折磨人,他早就不想待在這里了。千盼萬盼,好不容易盼到司璃長大,能夠獨立處理奏折,百官也接受了司璃,他一秒都不想離開。

  司璃嘴角抽了抽,他不想攔,因為心里很清楚,身體攔不下,心也攔不下,還不如放他們離開。

  但是……

  他伸手一撈,扯住一個想鬼鬼祟祟離開的人,冷哼一聲,“你也要離開?”

  卿卿吐了吐舌頭,“哥,我話本子看多了,想要出去闖蕩一下江湖,而且十五皇叔經常來信,說江湖很好玩,我就去看看,要是不好玩,我馬上就回來。”

  “不行,”司璃手拉的很緊,生怕手一松,卿卿也從自己眼前溜走。

  這一刻,他忽然明白為什么父皇想要離開皇宮了。

  當坐上這個皇位,很冷清很冷清,唯有外面的廣闊,才能讓人騰升起生命的快樂。

  可是,他居然年紀輕輕就被迫接受這樣的痛苦!

  司璃深吸了一口氣,抓不住爹娘,只能強迫妹妹留下陪他。

  但卿卿也學乖了,偽裝了一段時間,就從皇宮偷溜出去,每隔半個月才會送一封信回來,表示她還活著,并且過得十分開心,哥哥享受不到的快樂,她幫忙多看幾眼。

  偌大的皇宮,冷清到司璃十分麻木,每到深夜,處理完奏折,唯一的發泄就是寫信給爹娘,讓他們別回來了,他要改國號!

  大逆不道的事情當然被百官攔下。

  司璃不忿又無奈,只能想著等到了年歲,早點培養個繼承人,也學爹娘趕緊離開這牢籠。

  (全文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