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龍婿葉凡 > 第三千六百八十六章 忘記我身份了?
    第三千六百八十六章 忘記我身份了?

    “真正實力?”

    高婕一愣,隨后一吼:“你什么意思?你意思是剛才圖圖哈赤他們重創是你所為?”

    葉凡淡淡開口:“沒錯,是我傷了他們。”

    “我剛才不是躲在仇碧君背后吃軟飯,而是想要助她再長一長臉。”

    “我內心原本還想再捧一捧仇碧君,但發現這樣下去會讓她迷失自己,搞不好還會害了自己。”

    “那樣一來,我對她的彌補,也就變成了好心做壞事!”

    葉凡伸手給仇碧君治療了一下:“所以我決定還是讓她回歸到自己的位置吧。”

    葉凡還示意保護自己的擎蒼和鐵木無月等人讓開。

    “豎子,狂妄!”

    沒等高婕出聲回應,米九鼎獰笑一聲:

    “有本事讓我看看你的能耐!”

    “力拔山兮氣蓋世!”

    說完之后,米九鼎轉身搬起一張千斤重的大理石長桌,對著葉凡吼叫一聲全力一砸。

    “轟!”

    大理石桌炮彈一樣砸向了葉凡。

    葉凡抬起一根手指,語氣淡漠:

    “破!”

    聽到葉凡這一個字,米九鼎下意識停滯攻擊,還微微一側躲避。

    葉凡剛才說的牛哄哄,出于安全考慮,他怎樣都要避一避鋒芒。

    只是他很快發現,屁事都沒有,沒有任何端倪和殺意涌來。

    葉凡也是一拍腦袋,哎呀,抬錯手指了,左手弄成了右手,也就沒傷到米九鼎。

    不過葉凡卻沒半點在意,輪椅一轉,不退反進,直接用輪椅后背撞中大理石。

    大理石砰的一聲,龐大的力量讓它向米九鼎反彈了回去。

    “砰!”

    米九鼎見狀吼叫一聲,雙拳一起轟擊了出去。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拳頭打中大理石桌正中,大理石一顫,接著就啪啪碎裂四飛。

    仇老太君和慕容清等人下意識后退躲避。

    高婕等人臉上也是無比吃驚,沒想到被仇碧君重創的米九鼎,還有這種恐怖的實力。

    仇碧君擔心葉凡出事,想要不顧傷勢掙扎上前。

    她雖然被葉凡證實是‘繡花枕頭’,但還是想再盡一點力,畢竟坐著輪椅的葉凡不如她敏捷。

    只是她剛剛走了兩步,就被唐若雪輕輕制止了。

    仇碧君擠出一句:“姐姐,米九鼎很強的……”

    唐若雪淡淡開口:“放心,米九鼎傷害不了葉凡的,倒是你受了重傷,不能再逞強了!”

    凌天鴦附和一聲:“有唐總壓陣,米九鼎算個屁,當年鐵木金都打不贏唐總,何況一個米九鼎。”

    仇碧君望著唐若雪松一口氣:“有姐姐盯著就行……”

    唐若雪輕輕搖頭:“不是我有信心,而是葉凡沒有你們想象中的弱。”

    仇碧君身軀微微一顫,似乎沒想到唐若雪對葉凡武道有這么強的信心。

    “米九鼎巔峰時期,葉凡肯定不是對手,但米九鼎遭受唐總和你多次打擊,已是強弩之末。”

    凌天鴦哼出一聲:“葉凡戰斗力雖然不如唐總,但對付只剩一口氣的米九鼎,還是綽綽有余的。”

    仇碧君輕輕點頭,接著望向了前方。

    “嗖!”

    漫天碎片中,葉凡的輪椅再度爆射了出去。

    他儼然化身為一股颶風,朝著米九鼎席卷而去。

    氣勢如虹!

    米媛聲音一沉:“米九鼎,小心!”

    柳敏尖叫不已:“米戰將,殺了他,殺了他!”

    慕容清和一百零八家也都目光熾熱。

    此刻不管葉凡什么身份,他們都希望米九鼎殺了葉凡,不然對他們信心打擊太大了。

    看到葉凡無堅不摧的氣勢,米九鼎不僅沒有畏懼,反而露出了獰笑。

    一個輪椅廢物也跟自己叫板,簡直是自取滅亡。

    他吼叫一聲:“七傷拳!”

    見到米九鼎要跟自己硬碰,葉凡饒有興趣一笑:

    “七傷拳?要傷人先傷己,怪不得受傷了還這么猛!”

    葉凡淡淡出聲:“只可惜,這拳你還沒練到家!”

    在仇碧君和汪清舞等人的緊張目光中,葉凡腦袋一低,輪椅一滑,敏捷躲過了米九鼎的七傷拳。

    接著,他微微直立身子,一拳狠狠的打在米九鼎胸膛,勢大力沉。

    米媛和柳敏她們的瞳孔瞬間縮成了針芒狀!

    “砰!”

    一聲悶響,米九鼎胸口剛剛換上的護甲,再度咔嚓一聲掉落。

    嘴角淌血的米九鼎退得很快,但是葉凡比他更快,輪椅以時速一百公里沖了過去。

    速度驚人。

    在場觀眾全都瞪大了眼睛,很 眼睛,很是驚訝葉凡如此靈活。

    人和輪椅幾近為一體。

    米媛不得不再次喝道:“米九鼎,小心。”

    “嗖!”

    米九鼎見到葉凡再度貼近,眼神瞬間凌厲起來。

    他腳步一挪,連退六步,隨后一踢身后一根柱子。

    身子高高躍起。

    同時,一把軍刺握在手里,由上至下,凌厲劃落:

    “給我死……”

    還沒喊完,葉凡冷笑一聲,身微微一挺,輪椅中的身子,瞬間暴漲了好幾分。

    葉凡右手驟然變快,拿住米九鼎的手腕,冷酷無情地向上一扭。

    咔嚓一聲,米九鼎的手腕被扭成了麻花,軍刺也掉入了葉凡的左手。

    “啊——”

    米九鼎遲滯幾秒后,發出一連串慘叫。

    他還瘋狂搖晃腦袋,五官扭曲,像是發癲的瘋子。

    好好一只手臂,被這樣硬生生扭成麻花,無論是心理和身體都難于承受。

    這個歇斯底里態勢,嚇得柳敏等人紛紛退后,不知如何是好。

    慕容清和米媛也目瞪口呆,怎么都沒有想到,米九鼎真被輪椅廢物重創!

    仇碧君和高婕也是傻眼了:葉凡真的這么強?這怎么可能?

    在她們看來,葉凡哪怕有點身手,也就是高婕水準,拼殺到最后肯定需要唐若雪出手救場。

    畢竟仇碧君都被米九鼎打傷,坐著輪椅的葉凡又怎能掀起風浪?

    仇碧君是‘繡花枕頭’,葉凡同樣是花拳繡腿。

    可沒想到,葉凡輕飄飄就廢掉了米九鼎一只手。

    這實力讓仇碧君她們看不透。

    高婕趕緊多瞄了唐若雪一眼,看看是不是唐若雪暗中援手,只是怎么審視都沒端倪。

    米九鼎歇斯底里吼叫:“給我死!”

    他忍著疼痛,反手拔出一槍指向了葉凡腦袋。

    葉凡伸手一抓,一把捏住米九鼎握槍的手,接著五成功力一吐。

    咔嚓一聲,五根手指斷裂,掌背也濺出一股鮮血。

    “混蛋!”

    米九鼎又是一聲慘叫,臉上有著無法忍受的疼痛。

    接著他就用額頭對著葉凡腦袋狠狠撞過去。

    他不僅力氣大,還銅皮鐵骨,腦袋也硬如磐石,一旦被撞中,石獅子都會崩碎。

    “還要掙扎?”

    看到米九鼎用腦袋撞向自己, 葉凡眸子不帶半點感情。

    又是一拳破空!

    “住手——”

    米媛和慕容清他們臉色巨變,紛紛喝叫葉凡住手。

    只是沒等他們話音落下,葉凡已經一拳打中米九鼎的腦袋。

    “當!”

    一記撞擊聲中,米九鼎腦袋晃動了一下,接著七竅流血,整個人宛如泄氣的氣球失去戰意。

    葉凡沒有停歇,又是一個肘部頂撞出去。

    一聲巨響,米九鼎宛如風箏一樣跌飛了出去,砸中十幾米外一張大理石桌。

    桌子碎裂,椅子翻滾,還把偷偷拔槍的沈京冰撞翻,可見力道不小。

    米九鼎噴出一大口鮮血,在要掉落地面的時候,葉凡又已經出現在他面前。

    他手一抬,一把卡住米九鼎脖子,冷笑一聲:

    “七傷拳不行,就動刀,刀子不行,又動槍。”

    “你還真是沒有底線沒有武德啊,看來留你這種人不得了。”

    他掌控住米九鼎的生死:“上路吧。”

    “住手!”

    “住手!”

    看到葉凡卡住米九鼎的脖子,米媛和米氏骨干紛紛拔出武器沖了過來。

    誰都沒有想到,力拔山兮的米九鼎被葉凡輕易擊敗。

    看到米九鼎廢掉的手臂,還有從口鼻不斷冒出的鮮血,米媛他們一個個神情復雜,也很憤怒。

    慕容清也口干舌燥,不受控制瞥了夏炎陽一眼。

    仇碧君和高婕更是難于置信,葉凡的厲害遠遠超出她們想象。

    爬起來的沈京冰也眼皮直跳,手里槍械不斷抬起和放下,糾結要不要對葉凡放冷槍。

    米媛手指點著葉凡怒喝:“葉凡,快放了我弟弟,我弟弟有事,我一定殺了你。”

    米九鼎也艱難獰笑:“小子,我是王室的人,你敢動我,后果絕非你能想象。”

    雖然擺出強勢一面,可米九鼎心里卻很難受,第一次要搬出王室來活命,何等恥辱?

    “王室血脈?”

    葉凡一笑:“忘記我是王室特使了?先斬后奏,女王特許!殺的就是你這個王室血脈!”

    “咔嚓!”

    話音落下,葉凡手上壓上三分力道。

    一記刺耳的聲音炸起,米九鼎的脖子被葉凡活活捏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