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南少夫人超A馬甲 > 第2167章
蘇清歡眉間皺起篝火,依舊對她的話有所保留。
“怎么?還不信?”阿碧干脆攤牌,“我要是想害你,早在你第一次迷暈我逃出這間房的時候,就揭穿你了。”
蘇清歡徹底打消顧慮,“行,我代他答應了,但我還有個條件,除了我,那些孕婦孩子,還有專家們,必須一起救出去!”
“那有幾百人,怎么可能在十分鐘之內轉移,你這是強人所難。”
“不試怎么知道不行?能救的,一個都不能落下,你現在有兩個選擇,跟我一起去救人,我們的合作生效,或者你自己先跑,我不強求!”
蘇清歡丟下一番話,率先朝外走去。
“真是個麻煩的女人!”
阿碧猶豫再三,最終還是妥協,追了上去。
十分鐘后。
蒼茫大地的安寧被一聲巨響打破,整座古堡在爆炸中不斷沉落倒塌,最終成為一片廢墟。
那之后,葉文潔被押送回國。
可她當天就被無罪釋放。
南司城知道,就是有人不想擔責任,于是悄悄給上頭送了點資料。
第二天上午,物理學院士葉文潔教授暴斃身亡的消息,傳遍了大街小巷,整個華夏沉浸在一片哀傷之中。
司命眾人對此極為不滿,認為一個反人類的恐怖組織頭子,不配有這樣的待遇,可終歸三體已經覆滅,也就沒再追究。
何璐思猶豫再三,最終打掉孩子,離開了維加斯,此后杳無音信。
半個月后。
西北古城。
這座充滿了歷史韻味的城市,在情人節這一天張燈結彩,所有街道煥然一新。
主干道上,鋪著一層鮮艷的地毯,從城門口一直延伸到城中的戲臺。
而戲臺上,更是紅彤彤的一片,蘇老爺子和蘇老夫人穿著喜慶的漢服,笑得合不攏嘴。
司瀚拎著鑼鼓走上臺,站在臺中央,猛地將銅鑼敲響,高呼,“吉時到,有請新人入場!”
話音落地,城門處。
一名風度翩翩的男子騎馬而至,領著身后的八抬大轎,踩著紅毯,一步步朝高臺靠近。
男人梳著發髻,身上穿的是大紅色的云肩袍,頭上的烏紗帽的兩條翅膀,隨著馬的動作上下搖擺,整個人仿佛從畫里走出來的一般。
這人,便是南司城。
待轎子停下,他主動下馬,走到轎前,紳士發出邀請,“娘子,隨我來。”
話音落下,喜慶的媒婆很有眼力見的撩開簾子掛到旁邊,新娘終于從那半透明的紅紗帳中,走進人們的視野。
只一眼,周圍觀禮的群眾便都為其容顏折服。
蘇清歡臉上的疤已然消失,五官精致的挑不出一絲毛病,皮膚更是像雪一樣白的晶瑩。
她身穿鳳冠霞帔,一舉一動端莊華貴,撩撥著無數人的心弦。
南司城用紅布牽著她走上臺,在無數人的見證下行禮。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
南司城小心翼翼的親吻蘇清歡的唇,“卿如天上月,皎皎不染塵,山河日月作鑒,惟愿余生同衾亦同穴。”
蘇清歡握住他寬厚的手掌,“既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