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女家主 > 第56章 村族皆定
  族長和族老們一聽這話再也坐不住了,紛紛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神色激動地揚聲問道,

  “真的?”

  “真的嗎?”

  “意姐兒,你說的可是真的?”

  一邊的綠翹被他們這個樣子嚇的一激靈,她若不是知道整個事情的經過,還以為他們都要來跟自家姑娘干架……

  林知意雙眼彎彎地點了點頭,“晚輩可不敢妄言。”

  “好好好,”林榮心花怒放地連聲說道,“雖然我們林氏不能像那些世家貴族一樣,用這些書考科舉,走官場仕途來興盛家族,但,我們可以用之教化百姓,授學育幼啊,就這兩樣,就足以讓我們林氏崛起繁榮,流傳千古了。”

  林知意表示贊同地點了點頭。她明白林榮的意思。東滄如今科舉考試的出題范圍基本都是那些澧朝舊書的內容,哪怕考生們答試策(時事主觀)也是要從舊書中引經據典,更別說帖經(填空、閱讀理解、命題作文)和雜文(作詩)了。

  所以族長覺得這些書只能用于不參加科考的普通人和還未啟蒙的幼兒。

  可是……誰說考試范圍不能變呢,林知意挑眉暗道。

  不過此時她并未把心里的念頭說出來,因為若要做到這一點,那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而且……反正眼前的餅足夠讓族長他們對自己死心塌地了。

  “族長,您將這本書拿回去,讓族里可靠的子弟抄寫幾本以作備份,請您切記,暫時不要將這書流傳出去,等時機到了,晚輩會告知您的。”林知意叮囑道。

  “好,”林榮聽她這么說,肅然點頭,“族里一定會好好保存此書,”

  隨后林榮將書小心地放回盒子里,就要將盒子蓋上時,林知意出聲了,

  “族長,書您拿回去,盒子留給晚輩吧。”開玩笑,她以后還要默很多本書的,要是回回用一個盒子裝著送到族里去,那多浪費啊,該省的錢還是要省的,反正族長把書拿回去后也會好好保護的。

  林榮:…………國公府,很窮嗎?不過他還是依言將書拿了出來,再將它小心地放入胸前的衣服里,放完后還順了順。族老們見他將書放好了,也莫名心下一松,跟著小小地吐了一口氣。

  林知意見狀后,忍住笑意道,“那,族長,諸位族老,今日便說到這兒吧,待晚輩選好給妹妹們上族譜的日子,就會派人上門告知。”

  林榮等人皆喜氣滿面地點點頭,“好。”

  ……

  半刻鐘后,廳內只剩下了林知意和綠翹。

  林知意往后靠上椅背,輕輕呼出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綠翹見姑娘這樣,就知道姑娘是累了,姑娘在書房時也是這么打盹兒的。于是她輕手輕腳地走出了正廳,吩咐外面的下人遠離這里,以免打擾到姑娘休息。這段時間,看著姑娘廢寢忘食地授課寫字,她作為旁觀者都替姑娘感到累,何況是姑娘自己呢。

  兩刻鐘后,林知意慢慢地睜開眼睛,眼神還著帶些迷糊,她習慣性地揉了揉雙目,隨后直接起身。

  然而因為起的太急,她眼前發黑,覺得腦袋暈暈沉沉,又一下子砰地坐回了椅子上,

  綠翹被嚇了一大跳,以為她要暈了,趕緊上前護住她,同時慌張地偏頭朝著門外喊,“來人來人,姑娘她……”

  林知意拉了拉她的手,阻止她繼續喊,“我沒事,就是剛醒過來起身起的太急。”她心嘆自己還是得鍛煉身體啊。

  綠翹見姑娘原來沒暈過去,又聽她這么說,心下松了一口氣,但仍然說道,“姑娘,要不還是讓賀大夫來看看吧,萬一您不止是因為起來的太急呢?而且您這段時間太累了,讓他來給您把一把平安脈也好啊。”

  “不用不用,你看我,”林知意感覺自己緩過來了,又站起來轉了圈,沒有任何不妥。“這不是好了嗎?”賀爺爺是從戰場上下來的軍醫,祖父將他留在林府,一是為了給府里的人瞧病,二也是讓他在林府養老。

  “可是……”

  “好啦好啦,姑娘我現在有兩個任務要交給你,”林知意直接打斷她的話說道,“一,你派人去將學思院旁邊的院子收拾好,然后,你去找三叔,讓他幫我寫三個字,覽~書~院,你跟他說就是放書的院子,他就明白了。去吧。”

  綠翹想了想,隨后認真道,“好,那奴婢叫人陪著您回院兒。”

  不等林知意的反應,綠翹說完就轉身出了正廳。

  不到十秒,一個小丫環就進來了,她低著頭脆聲道,“大姑娘,綠翹姐姐讓奴婢一定陪著您回院兒,不然的話,她就會扣奴婢的月錢。”

  林知意:…………倒也不必如此。

  ……

  此時,西北,宋宅

  “二爺,林大姑娘派人送信來了,人現在就在外面,您要見嗎?”宋引望向在書桌前埋首看著什么的宋睿稟告道。

  宋睿聞言眸動,清亮的眼中閃過一絲期待。

  那時候,老三告知他,那封見解犀利的信件是出自一個十三歲的,且原本癡傻多年的小姑娘之手,他當時的第一反應就是,天方夜譚,

  可隨后老三又將小姑娘審訊探子,令其不刑而招,甚至讓幾個探子為他們所用的過程一一講出來時,他又不得不信了。那時他真的忍不住懷疑,這世上真的有得天所授的人嗎?不過……她的審訊方法倒是讓自己打開了一條新思路,如果有機會,他還真想和她好好交流一下審訊犯人的心得,說不定自己會于這方面有所進益,大理寺牢中可是還有很多沒撬開嘴的犯人呢。

  再后來,沈大人告訴自己,他和老三到西北之事也是這個小姑娘提議的,還說,

  “賢侄啊,意姐兒給你提了一個建議,你到了西北以后,跟小城計劃計劃,你首次露面的時候就當著所有西北軍的面跟小城大吵一架,越狠越好,好給那些人留下你們兄弟不睦的印象。

  他當時只以為這樣做是為了讓那些人放松警惕,他又想知道這個小姑娘還有什么想法,于是問道,“意姐兒可有說為何要這么做?”

  “她說了兩個原因,一是若你和小城一直和和睦睦,那些狡詐之人自然要懷疑你來這兒的用意,到時他們很快就會升起警惕心,

  二是,這些人的目標其實一直是西北軍,也就是說,他們要的是小城這個大將軍的位置,如果你們兄弟齊心,那對他們來說,形勢就明朗了,他們一定會想方設法事先除掉你這個心有城府之人,

  可當你們關系不和時,以這些人的心機,他們多半會心生懷疑,覺得你們有什么‘陰謀詭計’,然后不斷試探,反而行動就不會那么果斷了,而且,在他們行動猶疑,多次試探之后,很有可能就會露出狐貍尾巴。這時候,賢侄你的機會就來了。

  意丫頭說,對于他們這些謹慎多思的人,明擺的危險不可怕,可怕的……是未知。

  *

  (請喜歡這本書的人伸出你們美麗的右手,給這本書一個好評好嗎?灰常感謝,拜托拜托(雙手合十))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