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裙下臣 > 第4章 我娶她便是
  看到陸晚向他賠罪,李翊不悅的皺起眉頭,對孟氏道:“是我讓她喚我表哥的,不怪她。”

  說罷,他又添上一句:“以后,你還是喚我四表哥。地上涼,你們都起來吧。”

  陸晚回頭看了母親一眼,孟氏輕輕點了點頭,陸晚這才起身,拉著母親和古嬤嬤也站起來。

  孟氏請李翊進屋去坐。

  屋子里也很簡陋,只有簡單的床鋪桌凳,但被收拾得很干凈。

  即便如此,李翊落座之前,古嬤嬤還是趕在前面,拿袖子將凳子擦了擦,再請李翊坐下。

  孟氏本來病著,如今看到女兒,精神頓時好了很多,親自去里屋的柜子里取了杯盞出來,給李翊和女兒倒茶喝。

  陸晚問孟氏:“阿娘你們吃早飯了嗎?我肚子餓了。”

  說罷,她看了眼李翊。

  在馬車上時,陸晚就聽到李翊肚子在叫,知道他定是肚子餓了。

  孟氏反應過來,連忙讓古嬤嬤去廚房給他們做早點。

  孟氏住在這田莊上,物質匱乏,古嬤嬤去隔壁人家里借了兩個雞蛋,給李翊與陸晚做了兩碗雞蛋面。

  面條端到李翊面前時,古嬤嬤與孟氏忐忑難安。

  他堂堂皇子,哪里會吃得這樣粗鄙的東西?

  可這些白面,已是她們最好的吃食了。

  孟氏在陸家不受待見,這些年過得比奴婢還不如。

  而這一次她被趕到這莊子上來,原本是要由莊頭夫婦安排人照顧她的,但莊子上的人,知道她是失寵被趕出來的,都瞧不起她,更不會伺候她。

  莊頭給她分了間最偏西的小院子,就不管她的死活了。

  如今,這里的一切東西都要她自己置辦,再加上她又病了數日,請醫抓藥,將她身邊僅有的一點體己都花完了。

  “殿下,鄉下地方,沒什么好東西,請您恕罪……”

  孟氏端上面條時,神情不安的說道。

  陸晚也有些緊張的看向李翊。

  在寺廟這幾日,她跟在他身邊照顧他,看到主持給李翊準備的飯食,每一樣都是精致美味,連下藥的梅子糖,每一顆都是精心挑選過的。

  這樣粗陋的面條,只怕他吃不下……

  如陸晚所料,這樣清湯寡水的面條,李翊確實沒什么胃口。

  但當陸晚朝他看過來時,他看到了她神情里的擔憂和不安。

  如此,他拿起筷子吃了一口,道:“味道不錯,多謝夫人款待。”

  聞言,孟氏與古嬤嬤都松下一口氣來,陸晚也開心的笑起來。

  兩人很快將面條吃完,孟氏將陸晚拉到面前,問起她來這里的經過。

  陸晚從庵堂里私逃出來,怕阿娘責備她,她想瞞過去,但又不知道怎么撒謊,只得無助的朝李翊看去。

  李翊覺得此事無需隱瞞,于是將陸晚私逃出來的事,都如實告訴了孟氏,包括她差點餓死在路上,還有鎮國公府派人來抓她的事。

  孟氏聽后,緊緊將女兒摟進懷里,心痛不已!

  她料到女兒突然來此,是有事發生,但沒想到女兒為了來看她,一路上吃了這么多苦,不由流淚不止。

  陸晚看到母親哭,眼睛也酸了,卻乖巧的替母親擦著眼淚:“阿娘,你還生著病,不要再哭了……”

  孟氏收起眼淚,再次朝李翊跪下,感激道:“多謝殿下庇護晚兒,還將她送來與我相見,我真是感激不盡……”

  李翊扶她起身,道:“想必鎮國公府很快就會派人到這里來,夫人有什么打算?”

  其實他想問的是,陸晚接下來會被如何安置?

  孟氏見他問話時看著女兒,頓時明白過來。

  她恭敬道:“殿下有話不妨直說,妾身洗耳恭聽。”

  李翊看了陸晚一眼,道:“夫人想不想將她帶在身邊撫養?”

  孟氏一聽,眸光一亮。

  李翊又道:“若是夫人想留下她,等下陸家來人了,我可以替你說,想來鎮國公府會賣我這個人情。”

  他堂堂皇子,只要他開口,素來喜歡攀附皇權的陸家不會不答應。

  聞言,不等孟氏開口,陸晚已高興的拉著孟氏的手,迫切道:“阿娘,我不要再回庵堂里去,我想留在你身邊。”

  孟氏怔了怔,片刻后對陸晚道:“晚兒,你去廚房找古嬤嬤玩一會兒,阿娘與殿下有話要說。”

  陸晚疑惑的看著母親,可最后還是聽話的出門去了。

  她一走,孟氏對李翊鄭重道:“殿下當真愿意為小女出頭說話嗎?”

  李翊點頭:“她救了我一命,我愿意護著她,不想再看到她受人欺負。”

  孟氏定下心來,懇切道:“殿下,若是如此,妾身請求殿下為小女說情,讓晚兒重回鎮國公府去吧。”

  李翊一怔,不解的看著她:“你不想將她帶在身邊嗎?”

  孟氏苦澀笑道:“我自是想將她留在身邊,日夜相伴,但殿下也看到了,這里窮鄉僻壤,晚兒跟著我在這里,莫說將來有一個好前程,只怕衣食都難全。”

  孟氏自己可以吃苦,卻不想女兒跟著她在這里受苦。

  李翊:“如果你怕沒錢撫養她,我可以拿銀子給你。”

  孟氏搖了搖頭,無奈道:“殿下你如今年紀還小,不懂女子一輩子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晚兒跟著我在這里,不會有好結果的。”

  李翊似懂非懂,不由問道:“女子一輩子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孟氏耐心解釋道:“女子一輩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嫁一個好夫君。若是晚兒跟著我留在這里,只會一輩子困在此地,將來也只能尋個鄉野村夫嫁了。可晚兒身嬌,她將來如何掄得起鋤頭,劈得開柴火?”

  聽到孟氏的話,李翊眼前不由浮現陸晚鋤地砍柴的情形來,眉頭不覺收緊。

  莫說孟氏舍不得,他也舍不得她做那些粗活的。

  孟氏繼續道:“可她若是回到鎮國公府,雖然只是一個庶出的姑娘,卻也能跟著家里的姊妹讀書識字,將來有鎮國公府之女的身份在,她莫說嫁進富貴人家,至少能嫁個中等門戶,做個衣食無憂的小娘子。”

  孟氏想過了,如果有李翊出面,女兒重回鎮國公府后,葉氏與大長公主她們看在他的面子上,也不會太過苛刻為難女兒的。

  如此,女兒回府后的日子就會好過很多。

  李翊明白過來,道:“等表妹長大了,我娶她便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