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首輔醫娘 > 第1049章 大結局
  林喜悅收到暗衛的消息時,和陳仲謙也快到邊關了。

  她嘆了口氣,“這孩子太理智了,明知自己舍不得,卻可以果斷地抽身而出,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很難。”

  陳仲謙說道,“你也是這么果斷的人,這孩子從小受你影響,自然也不會差。”

  “這倒不一定。”林喜悅說,“有些人就是天生心軟,有的人呢,心硬得像石頭,怎么也捂不熱,而又有些人,外硬內軟,更多的還是娘胎里帶來的。”

  陳仲謙笑了笑,“放心吧,我會讓人暗中保護她,不讓她知道,不會有什么事的。”

  “好。”林喜悅伸了個懶腰,“明日就到地方了,今日我可得好好睡一覺,看看小杰那小子把我兒媳婦照顧得怎么樣。”

  這一路也是顛沛流離啊,還是大夏天的,能把人熱死,好在北邊天氣沒那么熱,要不然可真是沒法每日在大太陽底下趕路的,要不然馬也受不了啊。

  六月初,林喜悅和陳仲謙趕到了劉悠然住的地方,先前說可以住在行宮,不過那里離著駐軍地還有百里,她覺得太遠了。

  小杰便找了一處府邸,直接買了下來,讓她住在這里,但是要她答應,生了孩子之后要住在行宮,要不然邊關有什么變化他顧不過來。

  劉悠然已經很滿足了,又聽說林喜悅快來了,更是高興,每日都盼著。

  這一次入夏跟著她來的,玲瓏也想跟著來,只是她和府中一名小廝互相有意,被劉悠然看出來了,那人家中又還有個老母親,盼著兒子能成婚。

  她本就不想耽誤兩個丫鬟,于是強硬地替他們指婚,讓玲瓏嫁人了,留在京中,入夏這是沒辦法,她實在是拒絕不了,要真是不帶著,這丫頭能一頭撞死在她面前。

  “快到了吧?”

  她不知問了多少次了,入夏說道,“就這兩日了,就先進去等吧,外面太陽多大啊。”

  “又不曬人。”劉悠然覺得無所謂,笑著說,“讓我的孩子多曬曬太陽,以后才不嬌氣,爹娘都黑,孩子那么白做什么?”

  入夏無話可說,她都習慣了,反正少奶奶經常有這種讓人驚掉下巴的言論,不稀奇。

  “可是進去也能等啊,老爺和夫人要是來了,底下人還敢不通傳不成?”

  劉悠然點點頭,“這倒也是。”

  好不容易同意進屋了,入夏松了口氣,結果外面就進來人傳話,“回稟少夫人,老爺和夫人到了。”

  劉悠然立馬興奮了,“這么快就到了?我得去門口接啊。”

  她往外走,入夏只能緊跟著,好好把人扶著,老爺夫人到了,少夫人不去接也不合適,只是這么大個肚子,要是摔著可不得了啊。

  “慢點兒,慢點兒啊,老爺夫人又不會跑。”

  劉悠然高興地到了門口,林喜悅和陳仲謙已經下了馬車,看到她林喜悅就放心了,面色紅潤有光澤,養得很好,看樣子是有好好照顧自己的。

  “娘。”

  林喜悅笑著說,“哎,悠然啊,怎么自己出來了?”

  劉悠然下了臺階,親熱地挽著林喜悅的胳膊,這時候才想起好像還沒有跟公公打招呼,忙說道,“爹。”

  陳仲謙淡淡地嗯了聲,忙著收拾行李,入夏趕忙讓人來幫忙,“老爺和夫人的住處已經讓人收拾好了,行李讓人搬過去就行,老爺您歇歇。”

  林喜悅回頭說道,“沒事兒,他收拾得比你們快,一會兒就好。”

  說完之后頭也不回地走了,入夏看得滿頭大汗,不知道的還以為老爺惹夫人生氣了呢。

  劉悠然也有這樣的疑惑,“不等等嗎?”

  林喜悅笑著說,“我說的都是真的,他收拾得快,一直都是他收拾的,咱們進去說話。”

  陳仲謙自己說的,以前因為他的事業,林喜悅一直跟隨他的腳步,說去府城就去府城,說去京城就去京城,他只顧著官場之事,家里家外都是她在管,如今卸了官職,這些瑣事自然應該他來做,絕不讓她操一點心。

  這一年來,他也的確是這么做的,除了治病救人,什么都不用管,餓了就有人安排好吃的,困了就有人找好住處,趕路需要多久也有人做好詳細計劃,真的就是出門旅游只用帶個人。

  林喜悅見他不覺得累,還樂在其中,她自己也就樂在其中了,這把年紀了,再這么過些年頭,好好享受一下,他們也走不動了,到時候再看誰照顧誰吧,現在就讓他好好表現一下。

  婆媳二人許久不見,此刻也是親近得很,劉悠然見不到她娘,見到婆婆也是高興的。

  “盼星星盼月亮,總算是把你們給盼來了。”劉悠然說,“要不是知道爹娘在外很開心,我真想讓你們留下。”

  林喜悅說道,“這一次來就是護你生產,月份也差不多了吧?”

  劉悠然點頭,摸著自己的大肚子,“沒幾日了。”

  “小杰呢?什么時候回來?”

  劉悠然笑著說,“他三日回來一次,邊關戰事也不是兒戲,不能因為我耽誤了大事,我要跟著來這里本來就是任性,不能添麻煩。”

  林喜悅和兒媳說夠了話,由人引路回去休息,陳仲謙已經把屋子收拾好了,仿佛他們并不是剛剛到這里,而是已經在這里住了一段時間了。

  “喝茶。”

  林喜悅笑著說,“茶都已經泡好了,你可真是賢內助啊。”

  陳仲謙只是笑笑,替她倒茶,問道,“悠然怎么樣?”

  “剛剛替她診脈,很是不錯,這從小喜好騎射就是不一樣,身體底子好,要我說,姑娘家太嬌貴了真的不好。”

  陳仲謙道,“晚上小杰會回來。”

  “你怎么知道?”她正琢磨著這事兒呢,總不能來了都見不到兒子,但又想,邊關戰事緊急,見不到也正常,總會回來的。

  陳仲謙喝茶,“已經收到消息了,若是見不到,你不是又得想著?”

  林喜悅笑了,“我也不是什么放不下孩子的母親,哪有那么夸張。”

  晚上小杰回來,一家人一同吃了飯,劉悠然說困了,就早早回去睡覺了,留他們幾個在前院說話。

  小杰自然會跟陳仲謙說說如今的情形,陳仲謙合理給了些建議,小杰有的聽了,認同地點點頭,有的就忍不住反駁。

  等反駁完了,才意識到自己說話有些著急,陳仲謙卻笑著說,“好,你擔得起這身鎧甲,陛下是會看人的,沈將軍也是會看人的,行軍打仗之事上,我不如你。”

  小杰這才笑了,“爹不怪我說話太直接?”

  “這有什么好怪的,我和你娘都老了,以后可不想管那么多事,你若沒有真本事,又得陛下器重做了將軍,身兼重任,那我們才是要憂心,看你如此有成算,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陳仲謙難得一次性說這么多話,小杰笑了起來,端起酒杯,“爹隨意就好,我干了。”

  他知道爹娘酒量都不好,可別喝醉了。

  說了會兒話,小杰說道,“還有件事,不知道爹娘聽說沒有,元軍舊部已經被完全鏟除。”

  林喜悅道,“不是說他們十分分散,難以根除?”

  小杰說,“多虧了顧淡顏,其實她留在京城不只是想尋找一個依靠,一開始就是帶有目的的,我讓靖王設局,引她自投羅網,假情報從她那里放出去的,元軍舊部如今沒了希望,只能信她,之后便被朝廷一網打盡,十年之內也難以再生事。”

  林喜悅愣了愣,“你一開始就知道?”

  小杰搖了搖頭,“娘當我是心冷狠絕之人?最開始也沒往最壞的方面想,只是她實在可疑,明知我已經娶了悠然,她一個元國舊人,自是沒了機會,可是依舊愿意長留京城,我便有了警惕,讓人密切注意她的一舉一動,果然大有收獲。”

  林喜悅倒是不知道說什么才好,顧淡顏不安好心,也活該,但說起來也是挺凄涼的。

  “她如今還在京城?”

  小杰搖頭,“事情敗露之后就跑了,我沒讓人去追她,以后只看她自己的本事了。”

  顧淡顏也沒什么好聊的,小杰不過是想讓他們知道這件事罷了,很快又說起了別的事。

  時辰不早了,林喜悅和陳仲謙要回去休息,走之前說道,“悠然很快就要生了,軍營里若是走得開,你多回來,生孩子也是大事。”

  小杰點頭,“我知道。”

  接下來幾日,林喜悅日日都陪著劉悠然說話,六月十九,劉悠然吃過早飯就覺得肚子疼,這幾日小杰都在府中沒走,邊關若是有事,自然會有人來告訴他,他還是在府中守著比較好。

  林喜悅這次來就是護她生產的,自然是早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穩婆也是從京城帶來的,十分有經驗,發動之后便進產房準備好了。

  林喜悅就怕出什么差錯,面上云淡風輕,其實心里十分緊張,結果劉悠然生孩子的過程竟十分順暢,完全是按照步驟來的。

  不過兩個時辰,孩子呱呱墜地,對于頭胎來說,這可是相當快了,母親不算遭罪。

  穩婆也是緊張,急得滿頭大汗的,結果過程十分順利,她都有些不敢相信是真的。

  孩子出來之后,林喜悅給劉悠然喂了防止大出血的藥丸,顧護正氣,穩婆則是將孩子給擦洗干凈,包好了。

  “恭喜少夫人,生了名千金呢,模樣可人,以后必定是個美人坯子。”

  劉悠然好奇,林喜悅扶著她起身,她看到了穩婆懷里的孩子,皺著眉頭說道,“這哪里可人了?我倒覺得是嚇人。”

  但是這又是自己的孩子,她覺得自己不能嫌棄,伸手接了過來,“這么丑啊?跟沒毛的猴子似的,我還想著我能生個禍水,結果生的是苦水。”

  林喜悅已經樂得不行了,“哪個小孩兒生出來不是這樣的?過幾日就會好看的,你和小杰都長得好,孩子不會差的。”

  “真的是這樣?”劉悠然仿佛看到了希望。

  林喜悅說道,“當然是這樣,小杰出生的時候比她還不好看,現在還不是玉樹臨風,放心吧。”

  劉悠然這才松了口氣,“娘,快抱出去給他看看吧。”

  “好,我這就去。”林喜悅把孩子裹好了,抱出去給小杰看,他已經急不可耐了。

  “娘,剛剛就聽見孩子哭,怎么這會兒才抱出來?讓我看看。”

  林喜悅遞給他,他笨手笨腳地抱著,皺眉,“怎么這么丑?”

  “哪里丑了?你閨女比你小時候好看。”林喜悅真是受不了他們這對活寶夫妻,人家當爹娘了都是高高興興的,他們倆都嫌孩子丑。

  小杰說道,“丑我也認了,這是我閨女啊,那就得疼著。”

  陳仲謙也過來看了看,露出淡淡的微笑,林喜悅又把孩子抱回去了。

  小杰說,“悠然沒事兒吧?”

  “放心,生得很順利,只不過生孩子都辛苦,不管順不順利都要好好養著,你可不許再惹她生氣,把你那貧嘴收起來。”

  小杰笑了,“我也沒那么討嫌啊。”

  等門關上,小杰高興得原地蹦了幾下,“爹,我也當爹了,您當爺爺了。”

  陳仲謙說道,“我早就當爺爺了。”

  這倒也是。

  府中添了個小丫頭,小杰高興極了,府中所有人都賞了半年月錢,大家干起活兒來都眉開眼笑的。

  只是當天晚上邊關便有急報,小杰回屋親了親劉悠然的額頭,“你在府中好好養著,我很快就回來,放心,不是什么大事。”

  劉悠然自然擔心,只是為了讓他安心,面上也沒有表現出來,“我知道了,早去早回。”

  等他一走,她就掉了眼淚,林喜悅過來寬她的心,“小杰很快就會回來的,你們不是都嫌孩子丑嗎?等他回來就長得好看了,到時候自打嘴巴。”

  劉悠然說道,“我得好好養著,要盡快好起來,我也要去打仗。”

  林喜悅不覺得她是說笑,也不想勸她,便說道,“好,只要你聽我的,我會替你把身子養好。”

  劉悠然都有些驚訝,“娘,您不覺得我任性嗎?”

  “我年輕的時候也不是什么循規蹈矩的人,又怎么會給你立規矩?我雖是你的婆母,卻不會決定你的人生,要做什么都得自己決定。”

  劉悠然感動不已,眼淚跟著就掉下來了,林喜悅替她擦眼淚,“這個我可得管管你了,現在不能掉眼淚的。”

  “好。”劉悠然微微一笑,“我聽您的。”

  這次是敵軍發起突襲,想試試陳軍的兵力,小杰十日不到就回來了,也沒受傷,劉悠然看到他之后才放心了。

  他都沒得及換衣裳就來見她,等她寬心了,這才去換了身衣裳,“閨女呢?讓我好好看看。”

  奶娘已經把孩子抱過來了,小杰定睛一看,愣住,“這是我閨女?”

  劉悠然知道他為何覺得驚訝,笑著說,“難不成我還換了一個?”

  小杰表示懷疑,“你不會是覺得我們的閨女長得丑,所以去換了個好看的吧?”

  “陳小杰!”

  小杰笑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會的,故意逗你呢,我娘說養幾日就好看了,原來是真的啊,不過十來日功夫,竟變了個樣子,都看得見眼睛了。”

  劉悠然看他抱著孩子,只覺得心都被填得滿滿的,如今太美好了。

  等劉悠然坐完了月子,林喜悅和陳仲謙也計劃著繼續他們的旅行了,劉悠然聽話地去了行宮養身子,小杰也答應她,半年之后就讓她跟著去戰場。

  來這一趟,雖然沒起到什么作用,但是看到兒子和兒媳這么恩愛,又看到了小孫女,自然也是值得的。

  小杰送了他們很遠,心里舍不得,可大男人不愿意表現出來,只說道,“爹娘不管去哪里,要讓我知道你們是平安的,身邊的暗衛不夠用就跟我說。”

  林喜悅笑著揮了揮手,“放心,我們是去享受人生,又不是去拼命,自然會顧及自己的安危,你和悠然也要好好的。”

  “知道了。”小杰展顏一笑,“爹娘,一路平安。”

  來了北邊,又想起南邊了,林喜悅看著兒子的馬跑遠,回頭跟陳仲謙說道,“往南走吧,冬天北邊太冷了,還是去南邊過冬,過年回京城去。”

  陳仲謙點頭,反正她說去哪里就去哪里。

  林喜悅記得前世去云南看海鷗,海鷗還吃了她咬在嘴邊的面包,突然就很想看看這時候有沒有海鷗,“去云南。”

  陳仲謙一揮馬鞭,笑著說道,“行,都聽你的。”

  幾個年頭之后,他們把想去的地方都走了個遍,林喜悅突然就覺得有點累了,“找個地方休息兩年吧。”

  “回京城?”

  林喜悅搖頭,“還是不要了,孩子們有自己的生活,咱們也得有自己的生活,我倒是很懷念從前在鄉下的日子,你讀書,我做飯,你還會因為自己挑不動水而跟自己生氣,太有意思了。”

  陳仲謙不服氣,“如今我上了年紀,體力也不差的。”

  林喜悅笑著說,“那就試試啊?找個鄉下的院子住,你耕地,我織布,如何?”

  “走,去找。”

  三個月之后,路過某地休息,進飯館吃飯的時候聽到大堂里客人在喝酒談天。

  “這一仗打得好啊,打出了咱們陳國的氣勢,陳將軍可不是一般人,有本事啊。”

  “那能沒本事嗎?那可是當今皇后的弟弟啊,萬歲爺十分器重。”

  “人家陳將軍要是自己沒本事,萬歲爺器重也沒用啊,那就是有本事。”

  “我也沒說沒本事啊,你急什么急?”

  “我急了嗎?明明就是你急了。”

  兩人眼看著就要動起手來,旁人的人笑著說,“打了勝仗是好事,陳將軍是有真本事,要不然萬歲爺也不會封了神威大將軍啊,朝廷打了勝仗,咱們老百姓該高興才是,這幾年風調雨順,也沒了外患,你們是好日子過夠了皮癢不成?”

  一聽這話,那兩人也覺得剛剛的行為可沒意思了,笑著說,“是是是,我們糊涂了,我先干一杯,給王兄賠罪。”

  另一人也說,“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不該那么著急,其實這就是好事兒,咱們為著這事兒爭什么爭呢?只希望陳將軍以后繼續護衛陳國百姓。”

  “一定會的,人家陳將軍正值壯年,往后的好日子多著呢。”

  “王兄,你那大坳村的舊屋子我肯定替你費心,給你賣個好價錢。”

  “那我可要多謝張兄了。”

  “哎哎哎,你我之間這么客套做什么?你們村兒名字起得好,和陳將軍老家一個名兒呢,肯定不愁賣的。”

  另一人笑著說,“那是他們村長腦子動得快,要不然還叫長水村呢。”

  大家哈哈大笑,又談起了最近做的小生意,你一杯我一杯,喝得十分盡心。

  陳仲謙和林喜悅就坐在隔壁桌,一直聽著他們爭論,只覺得十分有意思。

  這些人又哪里會想到,他們為著那位神威大將軍爭吵,而他的爹娘此刻就坐在他們身后。

  她笑了笑,“現在知道該住哪里了?”

  陳仲謙點頭,“挺好。”

  林喜悅十分憧憬,大坳村,久違的名字,雖不是從前的那個地方,卻也能勾起無限回憶。

  在那里,她開始了這一世的人生。

  從驚慌失措,到認命接受,再到后來的甘之如飴。

  一晃眼便是幾十年,當真是彈指一揮間啊。

  幾十年間,發生了許多事,告別了許多人。

  唯獨他,眼前的這個人,他一直都在身邊,從未離開過。

  林喜悅抓起他的手,笑著說,“那你可得去談個好價錢。”

  “放心。”

  ——大結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