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四合院:沒事別煩我 > 第224章 再敲,腦瓜子給你打放屁嘍
  “啥?”

  賈老婆子倆腿蹦起來指著秦淮茹就罵:“我算看明白了,你個小丫頭片子就沒打算讓我好過。”

  “說一千道一萬,你這還不是不打算管我。”

  老娘們兒肺差點氣炸了,火冒三丈的就推搡秦淮茹。

  “啪”

  一個響亮的嘴巴把賈老太打蒙圈了,氣的她抓起桌上針線籃子里的剪刀就沖著秦淮茹比劃

  :“小妮子翅膀硬了,敢跟老娘動粗了,老娘跟人動手的時候你還是個黃毛丫頭呢。”

  “捅,朝這捅。”

  該說不說的,這經歷的事多了,的確能讓人成長。

  秦淮茹一改往日哭哭啼啼受氣包模樣,用手指著自己大肚子讓賈老太拿剪刀往上面招呼。

  見賈老太遲遲不動手,還挑釁似的向前一步。

  “你今天不給我一個說法,我跟你沒完。”

  賈老太也就咋呼行,被秦淮茹逼得后退好幾步。

  “哐啷”一聲,生氣的把剪刀砸在地上撒氣。

  把袖口挽起來插著腰,一副你再逼老娘,老娘就跟你拼了的氣勢。

  “交代?你要什么交代,好好的日子被你鬧成這樣,你有什么臉。”

  秦淮茹壓抑的情緒爆發了,欺身上前,拽著賈老太的脖領子大聲怒吼

  :“要不是你非得去趙虎家里鬧去,咱家的房子怎么會被廠里分出去,沒有房子的事,傻柱用的著去揍許大茂嗎?”

  “秦淮茹你別什么屎都潑我身上,虎子他什么脾氣我早瞧出來了,他能跟我一個老寡婦一般見識?”

  被揪著脖領子的賈老太掙扎著使勁一推就給秦淮茹推倒在地上,狠狠的還了一巴掌。

  一番推搡,打的秦淮茹披頭散發眼珠子都紅了,順手抓起賈老太扔在地上的剪刀胡亂的揮舞。

  得虧是冬天衣服穿的多,要不然賈老太最起碼的掛點彩。

  饒是老寡婦躲得快,身上的棉襖還是被劃開了幾道子,露出白色的棉絮。

  “秦淮茹,你竟敢跟我動刀子?走走,咱們去院里叫大伙評評理。”

  賈老太說完就抓著秦淮茹拿剪刀的手腕子就往外邊拽。

  反而被秦淮茹一使勁把她給拽了個滾地葫蘆。

  “到現在你還不認錯,是,虎子是不跟你一般計較,可是那些想巴結他的人呢?多少人爭著搶著想整死咱家給他出氣呢。”

  秦淮茹拿著剪刀大聲嘶吼,然后慢慢平靜下來,把手里剪刀扔在地上:“廠子里去不去隨你吧,我丑話說前頭,等棒梗長大結婚沒房子,你可別怨我”

  說完打開賈老太拽她的手,頭也不回的出了賈家門,只留下趴在地上悔的直扇自己嘴巴子的賈老太。

  剛出門秦淮茹眼淚就無聲的下來了,像丟了魂一樣走到傻柱房子門口。

  害怕孩子們醒了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擦了擦眼淚把亂糟糟的頭發重新扎好。

  屋里仨孩子都沒醒,秦淮茹燈也沒開,靜靜的坐在屋里火爐邊的馬扎上。

  月光透過窗戶照進來,把這個蜷縮成一團的娘們照得挺柔弱無助。

  相比中院的激烈爭吵,前院就和諧多了,家家戶戶吃完晚飯早早的就關燈睡覺了

  至于閻埠貴這個管事大爺那更是相當有原則,沒有利益的事兒是絕對不摻和。

  也就趙虎家關燈晚點,但這小子今這一天也是挺忙乎的,早早的就抱著被他欺負成滿眼淚痕的李娜睡著了。

  但趙虎卻忘了一件事,李輝這小子今兒這么大張旗鼓的游街喊冤,惹出這么大亂子,他要是能一覺天亮,那怎么可能?

  “虎子,快醒醒別踏馬睡了,出大事了。”

  夜半三更伸手不見五指,楚恒先是砸四合院的大門,見半天沒有動靜,也沒耐性了。

  翻墻頭進來直奔趙虎家“哐哐”的就是一頓砸門。

  嗓門又急又亮,整個前院各家都亮起燈來,其中也包括趙虎家。

  “大聲恒,我艸你大爺的,大晚上不睡覺找你爹干啥?”

  睡得正香呢被吵醒,趙虎當然不可能有好脾氣,要不是看著楚恒氣喘吁吁一腦門子汗,趙虎早動手了呢。

  “虎子,怎么說話呢,恒子可能是有急事吧。”

  屋里李娜也醒了,聽趙虎說話這么沒素質,在臥室里出聲唱起紅臉給楚恒一個臺階下。

  “我二叔讓我過來找你,說有急事,讓你快過去一趟。”

  “滾嘰霸二把鏟子,我跟你二叔又不熟,大晚上找我干屁?”

  話雖這么說但趙虎還是打算去一趟,主要是楚恒這小子抓起他的手就往外邊拽,急的不行了都。

  “哎,恒子,你先別拽成不?再急我踏馬也不能就穿一件褲衩子去吧。”

  一腳給楚恒踹個大馬趴,趙虎回屋穿上衣服,交代李娜一聲就出了門。

  大解放車里,兄弟倆叼著煙就往楚建設家里開。

  一路上楚恒知道的也不多,東一榔頭西一棒槌的給趙虎講了一個大概。

  大傻輝羊八了,領著百十號弟兄們往海子門口喊口號,結果還真被老爺子叫進去接見了。

  也不知道聊了啥,反正教育口上,和糧食口上所有頭頭的烏紗帽前面都加了一個代字。

  楚恒二叔家趙虎是一次沒來過,住在官房胡同這邊的一個小巷子里。

  也許是知道趙虎車開不進來,楚建設早早的就等在胡同口了。

  “二叔再續一根?這火急火燎的叫恒子找我干啥呀?李輝這事跟我可沒關系。”

  楚建設叼著煙屁上了車,趙虎連忙遞了根華子,和楚恒是鐵磁,順嘴的也叫上了二叔。

  “沒關系?那李輝這老小子說什么要是這事兒不能讓你滿意嘍,他就一直鬧下去。”

  “走吧,去水木大學,都在那等著呢。”

  楚建設一巴掌拍趙虎肩膀上也沒多說什么,讓他開車。

  “踏馬的大傻輝,我艸他二大爺。”

  趙虎油門都快給踩油箱里面去了,掛上檔之后就沒踩過剎車,大解放竄的嗷嗷的,后邊揚起一片灰塵。

  “那個,二叔,老爺子那邊什么反應?”

  路上趙虎弱弱的問了一句,心里不住的打鼓,這老緬家的屁股還沒擦干凈呢。

  踏馬大傻輝又把這屎盆子扣他腦袋上了。

  氣的趙虎現在恨不得拿八一杠給他突突十分鐘。

  “什么反應?這么跟你說吧,這件事要是處理不好,整個四九城糧食口上帶官帽的,有一個算一個,全得去大西北支援祖國建設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