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唐小柔方羽 > 第五千八百一十四章 最終審判

“老方,我知道這件事情……你可能很難接受。”林霸天看到方羽的神色變化,開口說道,“但是……”
“你繼續說。”方羽抬起眼,打斷了林霸天的話,“我師父……還說了什么?”
“他說……他很早之前就做了背叛人族的事情,已被困了很長的時間。”林霸天說道,“他告訴我,那枚銅幣……只是這么交給我,是沒有用的。”
“激活那枚銅幣,需要付出代價……”
說到這里,林霸天再次停下。
“什么代價?”方羽追問道。
林霸天側過頭去,說道:“……老方,真沒必要再問下去了,你應該能想到是什么代價。”
方羽內心在顫動。
“代價是……他要接受最終的審判。”
這時,一直沉默的冷尋雙開口了。
“需要以道天前輩的死,來激活那枚銅幣。”
聽到這句話,方羽怔住了。
他的心,也跟著沉入谷底。
銅幣的激活,需要以師父的性命為代價!
而他已經通過那枚銅幣回到了滄辰所在的時代!
這意味著……道天已經付出了代價。
“為何……”方羽低下頭,語氣低沉。
“道天前輩把銅幣交給我,讓我幫助他,讓他解脫,讓他能夠再也不受折磨……”林霸天看著方羽,說道,“他說,他作為叛徒是必須得死的,這是他的歸宿,就算我們不要那枚銅幣,他也會死,可若他被那般處死,銅幣內的秘密也就再也無法讓你知道了……”
“可是,我無法親自去見道天前輩,更沒有辦法對他出手,我只能……”
方羽低著頭,沒有說話。
冷尋雙走到了方羽的身前。
“我拿到銅幣后,前往御清仙域,見到了前輩。”冷尋雙美眸閃動,說道,“我認不出他,他的蒼老,與我記憶中完全不同。”
這一刻,冷尋雙回想起了當時在御清仙域時的情景。
“原本對我的最終審判,該由小羽到場目睹,從而得到那枚銅幣……這是原本的安排。讓我這個叛徒死在自己的弟子面前,是對我的最大懲罰。但在我看來,這更是對小羽的懲罰。
“小羽背負的已經太多太多了,我不想讓他背負更多。”
牢籠中蒼老不堪的道天,用渾濁的眼睛看著面前的冷尋雙。
“萬幸,小羽身邊還有你們這樣的好友,能夠給他帶來真正的幫助……很感謝你們,感謝你們能代替小羽前來。”
“你手中的銅幣內……藏著關于人族古域的秘密,但是使用它,就要背負更多的因果反噬。”
“一方面,我不希望小羽使用它,可另一方面,希望又只存在于銅幣之中。我無法做出決斷,所以,我只能把選擇權交給你,由你來決斷,是否要把銅幣交給小羽,我想……你一定會做出最好的選擇。”
這番話,一直纏繞在冷尋雙的心頭。
在道天說完那番話后,牢籠突然就崩碎了。
“我見到前輩后,前輩……”冷尋雙看著方羽,繼續往下說。
“不用再說下去了。”
方羽低著頭,搖頭道。
他已經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情。
那個場面,即便是想象……都會讓他感到窒息。
“是誰把他困在那里的?”方羽突然又問道,“是誰給他定下的背叛之罪?”
林霸天看了一眼冷尋雙。
“我們不知道。”林霸天答道,“道天前輩的言語之間,只透露出那是不可反抗的力量……但沒有提及是誰將他困住。”
方羽不再說話,緩緩坐在地面上。
空蕩蕩的石殿內,變得更加安靜。
冷尋雙輕輕蹲下身,看著方羽。
她并沒有說什么,只是伸出一只手,輕撫方羽的臉頰。
“羽,你對我有怨恨,我也可以接受。”冷尋雙輕聲道。
“給我時間,讓我好好想一想。”方羽低著頭,沉聲道。
“好。”冷尋雙站起身來。
她看了一眼林霸天。
二者一同消失在石殿內。
方羽坐在地面上。
師父死了。
這個消息,一開始讓他產生了極大的悲傷與憤怒。
而后,在聽了林霸天和冷尋雙的話后,這種悲憤卻迅速加劇,最終化為了疲憊。
為何會這樣?
道天為何會背叛人族?
又是誰把他困在牢籠中?
道天說自己早就背叛了人族,指的是什么時候,做了什么事情?
方羽的思緒很混亂。
他甚至已經不知道自己走到今天,到底是為了什么。
……
石殿之外,一處秘境當中。
“你怎么就把這件事情說出來了呢?這怎么也不能說啊。”林霸天來回踱步,語氣有些焦急,“說出來了,我們要怎么面對老方,老方又要怎么面對我們?”
“我了解他,剛才那種情況下,若我們繼續隱瞞下去……他一定會更加難受。”冷尋雙微微低著頭,說道,“在他的心中,我們兩個是唯有的值得信任的同伴……若連我們對他都還有諸多隱瞞,還有誰是能夠信任的。”
聽到這話,林霸天似乎也怔住了。
“唉……你這么說也對。”林霸天重重地嘆了口氣,咬牙切齒地說道,“到底是誰安排了這一切!?完全是在針對老方!真該死啊!”
“按照正常情況,找到道天前輩的會是方羽……那么,我不敢想象那會是什么樣的情景。”
冷尋雙抬起雙眸,說道:“若是羽找到道天前輩,即便不出手,前輩還是會死在他的面前。”
“同時,那枚銅幣仍會被激活。”
“為何這么說?”林霸天問道。
“因為當時見到前輩之后,我并未出手。”冷尋雙說道,“那座牢籠崩碎之后,前輩的胸膛……已被一把長劍洞穿,生機在迅速消散。”
“我做的事情……是將那把長劍拔出,讓前輩獲得解脫。”
“而銅幣被激活的象征……反而是變得黯淡了。”
“尋雙,這話你剛才怎么不說啊!?”林霸天睜大眼睛,問道,“對老方和你來說,這是絕對不該隱瞞的事情啊!”
“我沒有隱瞞,但羽先前已經聽不下去了。”冷尋雙看著林霸天,說道,“等他冷靜下來,我會跟他說清楚一切。”
“那樣就好。”林霸天長舒一口氣,說道,“這樣我就放松許多了,之前我真的很自責啊,讓你去背負這樣的責任……要不是那該死的死兆意志在阻撓,我不會把這件事交給你……”
“我本來也該為羽分擔一些。”冷尋雙說道。
“……說實話,我到現在也沒想明白,道天前輩為何要把那個秘密泄露出去……”林霸天搖了搖頭,說道,“以我對道天前輩的了解……他絕對不是那種為了利益而不顧一切的人,否則,當年的天道門也不可能那么低調。”
“前輩這么做……一定有苦衷。”
“還有,老方那個問題,其實也是我的問題……到底是誰把前輩困在牢籠的?前輩是因為背叛了人族所以被困……可是,如今的人族,除了老方以外……還有誰能去審判前輩?還有誰會在意所謂的背叛?是一些人族前輩留下的意志么?”
“有可能。”冷尋雙說道,“人族歷史上出現過這么多頂尖強者,留下一道意志或是咒印來防止背叛……并非做不到。”
林霸天轉過身,走了幾步。
“現在還有個問題,按老方的說法,一枚銅幣只能用一次……而他還看到了其他兩位人族前輩的石像。”林霸天停下腳步,說道,“這么看來,至少還有兩枚銅幣沒被發現……這要上哪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