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天降萌寶求抱抱 > 第2686章 他們活不了幾年
  按照魏盈對江玨的了解,他肯定什么都知道了,他這樣的人能說出這樣的話就意味著一切都知道了,他肯定不會就這么輕易放過他們。

  魏盈害怕極了,第一時間找到江啟,告訴他,江玨已經知道他們逃跑的事情,并且很有可能已經猜測出他們逃去哪里了。

  “江玨剛才聯系了我,說給我們兩天時間,只要我們能藏到他找不到的地方就會放過我們。”魏盈說。

  江啟聽到這話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怎么會知道?”

  “我也不清楚,說不定他從一開始就在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也是在一開始就知道我們的目的,他什么都沒有做,就是在等著我們逃出去,然后好在一個沒人的地方處置掉我們。”魏盈大膽猜測。

  江玨的為人他們都清清楚楚,江玨這樣的一個人絕對不可能放過他們任何一個人。

  仔細想想這一路來他們確實很順利。

  江亦清明明都已經判定了死罪,卻還能逃出來,這已經是個十分艱難的事情了,可他們不僅出來了還能順利離開江城逃出國,難道僅僅是因為那幾個富商背后幫助,操作得滴水不漏嗎?

  或許有這樣的成分在。

  可這些富商說白了能力也不如江玨大,若是江玨真的想要調查他們還是很容易的。

  他們應該也能察覺到被江玨懷疑了。

  只是為什么……

  沒有一個人察覺到被江玨的人監視了?

  難道真的是因為江玨的人隱藏得很好嗎?

  魏盈說:“這事情不可能這么簡單,江玨既然已經找上門就意味著肯定是知道我們的事情了,必須找一個地方躲起來,否則被江玨找到我們就完蛋了。”

  “去哪里躲?亦清現在還受著傷,還需要治療,只能住在醫院里,如果沒有醫生看護,他的傷情隨時都會加重。我們都已經逃出江城了,到了國外就不是江玨說的算了,何必那么害怕江玨?難不成他還真的會殺到我們面前對你我動手嗎?他沒有這么大的膽子,也沒有這么閑。”江啟覺得江玨自己的事情都忙得脫不開身,根本就沒有時間來找他們的麻煩。

  但事實卻是江玨已經出國。

  魏盈說:“江玨是什么樣的人你難道還不清楚?”

  “可現在我們根本就沒有合適的地方可以去,亦清現在的情況也很不好,江玨就算想要我的命,也不可能親自動手,再等等,等亦清的身體好起來,總會有辦法對付江玨。”江啟已經厭倦了東躲西藏的日子。

  他們都知道,一直這么躲下去不是辦法。

  而且,他們都是有頭有臉的人,想要的生活絕對不是茍且偷生。

  他們都已經躲到國外了,江啟自然是想要堂堂正正的做人,從此不再需要看別人的臉色過日子,他想要的是回到當初過上那高高在上,充滿自尊的生活。

  如今的江亦清,是自己唯一的希望,只要江亦清的身體快一點好起來,拿著他們給江亦清留的錢重新創業,用不了多久,他們就能有錢重新開始。

  憑借江亦清的本事,很容易就能拓展開市場,就算回不到當初如日中天的時候,也差不到哪里去。

  所以江啟并不打算挪位置。

  還有就是江亦清現在的情況并不是很好。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江啟還是把江玨找過他們的事情告訴江亦清了。

  其實江亦清能夠逃出來也是答應了一些富豪的條件,只要江亦清不把他們的事情供出來,被送出國后找個地方躲起來,隱姓埋名,就算被抓到了,也不能把他們供出來。

  江亦清也知道,這是他們最后一次幫助自己了。

  知道江玨已經找上他,江亦清卻顯得非常平靜,他對江啟說:“躲不掉的,江玨若是真的有心想要調查,只需要跟著飛機航行的線路一路尋找,就能找到我們。”

  “但好在,江玨應該是不希望我立刻死,否則也不會在我逃走之后還能這么淡定。”

  其實,江亦清很慶幸江玨沒有立刻對自己動手,至少他還有一些時間可以喘息。

  當然,江亦清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時間不多了。

  兩天的時間,江亦清需要整合所有資源和人脈。

  龍門在國外殘存的勢力依然在,還是有人愿意幫助江亦清的,他想利用好這些人,來對付江玨。

  兩天的時間,江亦清可以做很多的準備,當然,他也不會忘記江風這塊棋子,江風管理著江蕓思的公司,江亦清需要江風給自己提供一些資源,更準確的說,他希望遠程操控江蕓思的公司,從國內謀利。

  只有這樣,江亦清才能在短時間內利益最大化。

  但這么做的風險也很大,他很有可能被順藤摸瓜,被柳京科找到。

  所以,江風會不會偷偷供出他,很關鍵。

  發生了這種事,江風知道已經無可挽回,江亦清逃跑之后,所有跟這件事情有關的人都會受到牽連。

  江風很明確拒絕了江亦清的要求:“我的態度不會變,我不可能跟你合作。江亦清,你但凡還有一點良心就不應該拉其他人下水,你跑了,會有很多人因為你受到處罰,家族內所有的人都會受到影響。”

  “你不必跟我說這些冠冕堂皇的話。”江亦清毫不客氣地堵了回去。

  江風說:“你還真是自私自利。我早就說過了,我和我姐姐的東西,你們拿不走。你想要利用我在國內掙錢也不可能,我若真的幫了你,就等于掉進火坑。”

  江亦清說:“你不幫我,整個家族就很難東山再起。我說了,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認我們都是一家人,這是你必須要面對的,你該不會還傻乎乎的以為自己可以獨善其身?你也看到江玨如今的本事,他想要弄死一個人輕而易舉。”

  “我并未得罪江玨,也沒有跟江玨斗,他沒必要浪費時間在我身上。”江風很清楚自己的處境。

  現在該操心的人是江亦清,他雖然跑出去了,但不代表人安全。

  江風說:“你應該已經知道江玨出國的事了吧?他肯定是知道你在哪里,并且已經想好要怎么對付你,不管怎么說,你我都姓江,你好自為之吧。”

  “江風,你當真不愿意幫我?”江亦清有些生氣。

  江風說:“我幫不了,我沒有這么大的本事,也不會這么傻,孰輕孰重,我心如明鏡。你應該好好想想死亡到來的那一刻,該怎么面對。”

  沒有了親情,兩人也不過是彼此相熟的陌生人。

  江風明哲保身,尚且可以安穩度日。

  至于江亦清,他要的從來都不是安穩,他要的是至高無上的權利以及無盡的財富,為了錢,江亦清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他的手上沾染了多少血腥,江風自己都數不清楚。

  這樣的一個人,會有好下場嗎?

  所有跟江亦清站在一條線上的人到最后都被拉下水了,他們逃不掉的。

  江風也知道自己逃不掉,但他根本就沒打算逃,因為江風知道自己的手干不干凈,他不會再為家族的任何人做事。

  江亦清的死活也跟自己沒有任何關系。

  不過,江風既然已經知道江玨的去向,覺得也有必要跟江亦清提一句:“江玨應該知道你在哪里,或許針對你的法子都已經想清楚了,你若是乖乖回來認罪,頂多只是一死,不要再把江啟和你的親生母親拉下水了,他們年紀大了,活不了幾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