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1144章 別打了
  紀東來睜開眼就感受到了一股陰寒氣息。

  這是哪里?

  我怎么了?

  哦。

  我被蘇牧活捉了。

  還特么是自己送上門去的。

  等等!

  我怎么……!

  我的實力呢?

  眼前是一個昏暗的房間,到處都透著森森寒氣。

  隱約能看到,房間的墻壁是用灰黑的條石壘起來的,嚴絲合縫,沒有半點縫隙。

  自己被固定在一張結實的合金鋼焊成的高背靠椅上,面前還站著兩個人。

  兩個光著膀子,穿著牛犢皮褲,足有兩米的壯漢。

  對方的眼神,讓紀東來不由得又是一陣驚懼。

  “你們……你們是什么人?”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蘇牧呢?讓蘇牧滾出來。”

  “我告訴你們,我如果少了一根毛,我要誅滅你的家族。”

  陰暗之中,緩緩露出一張臉,目光平靜的看著他。

  “你……!”

  原來這里的陰冷之氣,都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

  一個身黑色中山裝,衣服和褲子熨得一絲不茍,花白頭發同樣梳得一絲不茍的中年男人,出現在紀東來面前。

  對方鼻梁上還架著一副金絲眼鏡。

  第一眼,就如同儒雅的大學教授。

  “我是韓胄。”

  紀東來腦海之中,突然炸出一聲雷。

  韓胄?

  他是韓胄?

  洪武朱家那個……最神秘,最可怕的秘諜首領?

  錦衣實際上的掌控者?

  古武宗門之中,世俗里也有很多人的名字,是需要他們時刻牢記的。

  毫無疑問,這些名字背后所代表的,必然是極其恐怖的力量。

  這些名字,有些是需要記住的。

  有些,則是絕對不可招惹的。

  韓胄這個名字,絕對在不可輕易招惹的范圍之中,名列前茅。

  洪武朱家歷代秘諜首領,又有哪個是簡單的?

  縱然是古武者,寧愿死,也不愿意落到韓胄手上。

  有一個傳聞是——這個世界上,對人體最結構最了解的人,韓胄認了第二,沒有人敢認第一!

  這個了解是怎么來的?

  當然不是解剖尸體得來的經驗。

  紀東來驚恐的看著韓胄,只覺得括約肌一陣陣的急劇收縮。

  差一點就尿了。

  “你……你要做什么?蘇牧呢?我要見蘇牧!”

  韓胄輕輕搖頭,認真的說道:

  “姑爺特別交代過,等你醒了之后,一定要讓養尊處優的紀少主,深刻體驗一把社會的毒打,所以,請慢慢享受。”

  社會的毒打?

  我草泥馬啊!!

  紀東來好懸沒氣炸。

  以至于連恐懼都忘了。

  “蘇牧!你這個雜種啊,你給我滾出來!!”

  韓胄眼中陡然閃過一抹寒光,退進了黑暗之中。

  兩名壯漢極為默契的開始了動作。

  他們反手就從自己身后,摸出兩個黑鐵合金指套。

  指套上面,是猙獰的凸起。

  紀東來真元被鎖,但是身體強度還在。

  這兩個壯漢最多算是后天巔峰的實力。

  他們就算全力出手,紀東來就憑身體強悍程度,他們都破不了防。

  兩個動作配合得簡直行云流水,直接把紀東來解開,然后一人抓住一只手,毫不客氣的往地上狠狠一甩。

  紀東來剛要吼叫,眼前就是一黑。

  然后一股無法形容的劇痛襲來。

  對方帶著指套的拳頭,直接砸在了他的肚子上。

  紀東來慘嚎一聲。

  不是破不了防嗎?

  他整個人被擊得飛了起來,在空中來了三百六十度的旋轉。

  就在砸向地面的一瞬間,又是一拳轟來。

  這一次,依舊是肚子。

  然后就是雨點般的拳頭落下。

  對方出手太刁鉆了。

  力量控制得更是極為精準。

  一拳一拳又一拳。

  每一拳都擊在紀東來的痛點上。

  他甚至能清晰無比的感知到,一根根肋骨被對方打得寸寸碎裂,卻又剛好不會刺破自己的內臟。

  那種劇痛,根本無法形容。

  可憐見的。

  紀東來是什么出身啊?

  他不是沒挨過揍。

  但是,沒挨過這種揍。

  折磨人對于韓胄來說,絕對已經上升到藝術的高度了。

  如何痛覺最大化,他能開一門課程。

  紀東來嘴里發出一聲聲慘不忍睹的嘶嚎。

  一開始在狂怒的刺激下,他還能破口大罵。

  但是兩個大漢根本就當什么都沒聽到。

  四只手就那么老老實實的往他身上招呼。

  終于。

  “住手!”

  “我踏馬的叫你們住手啊。”

  “不要打了。”

  “不要打我了。”

  “天啊,救命啊!”

  “蘇牧,我認輸了,別打我了嗚嗚嗚嗚。”

  紀東來崩潰了。

  痛覺神經刺激得他整個人都進入了一種彌留的狀態。

  但是劇痛依然是一波接著一波的傳來。

  不管他如何的慘嚎,如何的求饒,如何的哭泣。

  對方根本沒有住手的意思。

  漸漸的,他連嚎叫的力氣都沒有了。

  死魚一般張著嘴,嘴里不斷的噴出血沫粘液。

  劇痛會導致舌頭往咽喉里收縮,根本就沒辦法喊叫了。

  終于。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打他的人總算停了下來。

  紀東來死狗一樣的躺在地上,拼命的蜷縮著身體,脖子死命的仰著,嘴里發出一陣呼嚕嚕的聲音。

  他的心頭,居然冒出一種無法形容的快感。

  太舒服了。

  舒服得靈魂都仿佛飛了起來。

  這是間歇性的斯德哥爾摩癥狀。

  漸漸的。

  舒服的感覺慢慢消息,痛覺再次慢慢襲來。

  這種痛,居然比起剛才被人打,來得更為激烈。

  可惜他已經沒辦法叫喊了,只能任由咽喉發出一陣不受控制的嘶吼聲。

  韓胄終于又從陰影之中走了出來。

  他緩緩從褲袋里掏出一張折疊得整整齊齊的雪白手帕,然后輕輕捂著自己的嘴上。

  他蹲在紀東來面前,用一種極其溫柔的口吻說道:

  “這只是最入門的,你都受不了了,接下來這么辦?”

  紀東來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連忙嘶啞的哀嚎:

  “別打了,讓我見蘇牧,他說什么我都聽他的,不要折磨我了,求求你了。”

  韓胄輕輕咳嗽一聲:

  “我家姑爺說,要留著你這條命,只不過,要割掉你的舌頭,碎掉你四肢,讓你一輩子坐輪椅。”

  “這樣的話,等你回到宗門……!”

  紀東來不由得亡魂皆冒。

  真是這樣的話,還不如現在被弄死呢。

  開玩笑呢?

  一旦他真成了殘疾……!

  無法想象,他的兄弟姐妹,將會如何折磨他一輩子。

  誰叫他以前得罪的人太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