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蕭崢小月執掌風云 > 第1654章錢筱出監
第1654章錢筱出監
呂池琴又瞧了瞧蕭崢,點頭道:“蕭書記,我明白了。”畢竟,惠朋不過是市編辦的一般干部,要是知道市委書記如此關心他的事情,恐怕會想多。而蕭崢之所以讓呂池琴告訴惠朋這個消息,也僅僅是出于好意而已。
呂池琴從蕭崢辦公室出來,就給惠朋去了電話。惠朋正在辦公室對著電腦編制報表,聽到手機鈴聲響,瞅一眼,是呂池琴,他趕緊接通了電話:“呂學姐!”呂池琴和惠朋同一所大學畢業,呂池琴高他一屆。
呂池琴問道:“在忙?說話方不方便?”惠朋向來對呂池琴這個學姐很尊重:“忙是有點忙,不過我干的都是雜事,沒什么重要。學姐,您有事就盡管說!”惠朋在編辦,也已經聽說呂池琴提拔為市委辦督查室副主任,還直接主持工作。惠朋自身雖然沒什么追求,但也知道在機關大院里,有呂池琴這樣一位學姐罩著,肯定是好事!所以,惠朋對呂池琴這個學姐更為畢恭畢敬。
呂池琴道:“那好,我給你帶來一個消息,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你自己分辨。明天上午9點,原來市委辦秘書處的錢筱,要從看守所出來了。”“是嘛!”惠朋驚喜地跳起來,膝蓋撞上了桌子,疼得臉都變形了,可他還是道,“太好了!太好了!呂學姐,真的太感謝你把這個消息告訴我。”惠朋對錢筱的癡迷,并沒有因為之前的事情而稍減。
呂池琴問道:“惠朋,你還是喜歡她?”惠朋這家伙很簡單,心里想什么,嘴上便說什么:“是啊,呂學姐。”呂池琴又問道:“她做了很多錯事,也不像其他女孩子那樣單純。這些你都無所謂?”惠朋道:“我喜歡的,是她身上的一切,包括她做的錯事,也包括她的不單純!”
“你小子腦子有問題!”呂池琴真對這學弟沒有辦法了,“好了,反正這個消息,我告訴你了,其他的我就不管了。但是,學姐我奉勸你一句,還是要學會保護自己。”惠朋道:“知道了,謝謝學姐!”
次日上午,八點五十五分。東草看守所的女教官,帶著錢筱往外走。由于上級的交代,看守所對錢筱還算客氣,在接到即將釋放錢筱的通知之后,看守所還讓人特意將錢筱的衣服洗凈、烘干,今天出來之前,讓她換上了,還給了她一個帆布袋子,讓她裝東西。
九點整,看守所巨大的鐵門準時拉開,女教官說:“錢筱,你可以走了。”錢筱朝女教官微微鞠躬:“謝謝教官,再見。”女教官道:“最好不要再見了,出去以后重新做人,爭取能有一個好的前程!”錢筱苦笑一下,邁步走出,背后的鐵門“哐當哐當”地關上了。
白燦燦的陽光有些晃眼,讓錢筱一下子有些適應不了,但是清新的空氣混雜著土地、草木的香味,撲入鼻孔。看守所距離市區遠,旁邊還有沒有完全開發的土地,這草木香味應該是從地里吹來的。錢筱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空氣,讓眼睛慢慢適應外界的陽光。然而,腦海里卻空空如也,生無可戀。
可當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不遠處的路上,有一個身材微胖的家伙,正朝她揮手,叫喊著:“錢筱!錢筱!我來接你了!”那個家伙,從一輛電驢上下來,歡快地朝她跑過來。看守所的門口不準許停車,所以那輛小電驢,也只能停在路邊。
錢筱一下子就認出來了,這個家伙,就是惠朋,那個對自己癡迷已久的人!也就是這個家伙,以前乘坐電梯,經常躲在角落里,望著她白皙的脖頸、薄如蟬翼的耳輪出神!也就是這個家伙,當她被關入看守所的時候,他和組織部的人來問話,后來救了她,否則她肯定已經被那個女瘋子弄死在監室里了!
今天,她終于被無罪釋放,免于牢獄之災,可沒有人關心自己,除了這個人。錢筱鼻子一酸,心頭涌起一種說不出的感覺,眼中溢出兩行清淚。然而,當惠朋跑近的時候,錢筱卻已經將淚水拭去了。
惠朋滿臉開心:“錢筱,你終于出來了!”錢筱態度冷漠:“是啊,我出來了,不用坐牢了。你是怎么知道我今天這個時候會出來?”惠朋老實地道:“是我學姐呂池琴,她告訴我的。”呂池琴?錢筱自然認識,以前呂池琴想要靠近市委書記的辦公室,錢筱都會阻止。
在內心深處,錢筱其實是嫉妒呂池琴的,因為呂池琴科班出身,起點就是公務員,而錢筱是用非法手段上位,盡管也能洗白,可靈魂的角落里總是存在自己可以看到的污點。正因為如此,以前錢筱對呂池琴都是充滿敵意的。然而,這次竟然是呂池琴告訴了惠朋,她將要被釋放。看來,呂池琴還是比她錢筱要寬容得多、大度得多了!
錢筱道:“你來,是要干嘛?”惠朋道:“當然是接你回去。”錢筱道:“你不用上班啊?”惠朋目光真誠地看著她:“我已經請假了!”錢筱胸中不平靜,但臉上卻沒什么表情,道:“犯得著嗎?我自己會回去。”惠朋道:“這里距離市區有點遠,坐公交要等好久。只不過,我只有電驢,沒有汽車,可能會讓你被風吹。”錢筱看看他的電驢:“你知道,還來干嘛?”惠朋道:“但是,我的速度快,比公交肯定方便。而且,我已經充足了電。”錢筱道:“哪里這么多廢話?那就走吧!你先送我回我住的地方。”
惠朋滿臉歡快:“好。”于是錢筱坐上了惠朋的電驢,惠朋將電驢開出了寶馬的速度,半個小時不到,就抵達了錢筱所住的公寓。惠朋道:“你先上去整理一下,我在樓下等你一起吃飯。”錢筱朝他瞧一眼:“你也一起上去吧!”慧朋心里一喜,錢筱竟然邀請自己去她的住處,那就是把他當成非一般的朋友了!惠朋腦海里,不由冒出了錢筱光潔無倫的頸項、薄嫩透明的耳輪。這會兒,錢筱已經走入了單身公寓,惠朋忙跟了上去。
這棟公寓建了也有好些年月,但是距離市政府不遠,步行在十五分鐘之內,以前是報社的年輕人住的,如今在市政府工作的單身年輕人,只要付錢也可以住進來。設施談不上好,門口的報箱已經生銹,電梯哐當哐當,走廊里的墻皮,脫落了好幾片。然而,這一切都不重要,跟在錢筱的身后,惠朋能聞到錢筱身上飄來的清香,能看到她修長、妖嬈的身段,這一切對惠朋來說,似乎已經足夠了。他寧可這條走廊,無限延長,他和她能一直這么走在一起,一直走下去,他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然而,錢筱卻在一個門洞前停下來,用鑰匙開了門:“進來吧。”房間里,很久沒人住的滯悶味道,但是錢筱并不管這些,到了屋里,就拖過一個行李箱,將衣服、習俗用品、化妝品等等東西往里塞。惠朋奇怪地問道:“你要搬家?”錢筱道:“這青年公寓是給在政府上班的人住的,我已經被開除了,不能再住了。”
惠朋問道:“你應該已經交了房租吧?住到房租到期應該沒有問題的。”錢筱道:“但是,我心里過不去。這里進進出出都是機關里的人,我已經被開除,不想讓人看我的好戲。”惠朋想想也是,錢筱和他不一樣,惠朋不太在乎別人的看法,但是錢筱的性格,一看就挺在乎。他問道:“那你準備去哪里住?”錢筱道:“等會你就知道了。”
難道她已經租好了房子?可是,錢筱剛從看守所出來,之后就和他在一起,沒看到她聯系換房子的事情,難不成她在事發之前,就已經有所準備了?
錢筱將屋子里的東西,裝入了一個大行李箱,其他裝不下的就沒拿。然后,她拖著行李出門,惠朋馬上幫助接了過去。兩人到了樓下,錢筱就把鑰匙扔給了保安,說:“我以后不來了,這個幫我還給物業吧。”隨后,她就轉身瀟灑地與惠朋出來了。
惠朋將那個大箱子擱在電驢前面的放腳的橫檔上,騎上電驢,錢筱也就跨了上去。惠朋問道:“我們去哪里?”
錢筱道:“北城門。”惠朋奇怪:“北城門,什么小區呀?”“你怎么這么多問題?”錢筱有些不耐煩,“不是小區,就到北城門。”北城門是東草市區最北邊的老城門,夾在兩座小山之間,在古代也是一個易守難攻的防御工事。
惠朋心里狐疑更大,可不敢再多問,他就擔心錢筱嫌他煩,寧可去打車。對惠朋來說,能與錢筱多待一會兒,能多聞到她身上的清香,他就多一份快樂!
又花了將近二十分鐘,穿街過巷,他們終于來到了北城門。這扇古老的城門,顯得古樸滄桑。兩旁的小山,夾住城門,猶如巨大的肩膀一般綿延開去。
惠朋在路邊停下車子:“就這里?”“還要上山。”錢筱要將箱子從電驢上搬下來,“你可以回去了,我自己上去。”惠朋驚道:“這怎么可以?你要拖著箱子上山?”錢筱道:“沒錯。”惠朋也不多問,將箱子扛上肩膀,道:“走吧。”
兩人沿著城門右側拾階而上,向著小山上攀登。惠朋心里是越來越奇,錢筱拖著行李箱,到這小山上去干嘛呀?登山足足用了半小時,惠朋的后背都已經被汗水浸透,又轉過了一個彎道,前面出現了一個道場,錢筱道:“我到了。”
惠朋抬頭望去,只見面前是一座尼姑庵,門楣上寫著“素情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