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星海王座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悲催的第17賽區
    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許悠然絕不是整個宇宙跑最快的六次覺醒者,但一定是此時此刻星鏈橋上跑最快的,他也是穿越星鏈橋最多的參賽者。

    很多參賽者已經跨過星鏈橋將屠刀揮向了其他賽區,可在跨越星鏈橋的時候,絕沒有任何一個人如他一般放肆。

    漫步星空……

    咫尺天涯……

    偶爾腦海中靈光一閃,身形已經匪夷所思的出現在數百公里開外。

    一座又一座星體殘骸跨越,毫無顧忌,如入無人之境。

    對他來說,這種速度飆升到極致的飛馳,不只是趕路,更是一種修行。

    身法熟練度在不斷提升,這也意味著對空間法則的感悟在不斷加深。

    漫步星空身法修煉到極致,指向的應該是萬有引力的磁場法則。

    咫尺天涯身份修煉到極致,則是直指空間法則本源。

    可若是自身沒有覺醒磁場系覺醒技或者是空間系覺醒技,想要通過這兩種身法窺探法則本源,不能說行不通,只能說希望過于渺茫。

    如果能花個幾萬年潛心鉆研,只要不是太蠢應該都會有所收獲。

    可幾萬年的光陰,卻足以讓所有人崩潰。

    修煉有成的強者自然擁有幾萬年的壽元,可這幾萬年若是用來提升自己擅長的法則領域,最差也是個至強者戰力,所以強者不會去鉆研自己不擅長的領域,得不償失。

    沒有那個實力,非要頭鐵跟自己過不去,壽元耗盡也未必能有所建樹。

    許悠然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可他跟其他覺醒者不同,主打一個全系同修。

    反正早晚都是我的菜,不如抽空就感悟一下。

    至于說如入無人之境。

    呃……

    整條星鏈橋,就他一個人在狂奔,可不就是無人之境。

    第16賽區兵分兩路,一路由夢枕率領殺到了15賽區,另一路殺去了17賽區。

    不只是星鏈橋空無一人,當許悠然孤身降臨第16賽區的時候,整個賽區都是空蕩蕩一片。

    從第12賽區一路殺過來,這絕對是他穿越最爽的一個賽區。

    “轟轟轟……”引爆早已被他遠遠甩在身后,轉瞬之間踏上了通往第17賽區的星鏈橋。

    星鏈橋的總長度大約在幾十萬至百萬公里不等,可若是不懼危險和埋伏,很多小型島鏈都可以直接跨越,這就使得許悠然跨越星鏈橋的速度快到難以想象。

    主大陸連接兩座星鏈橋的直線距離其實并不長,最多一萬多公里,主要的障礙來自于參賽者。

    通往第17賽區的星鏈橋上,許悠然依舊在全速狂奔,甚至已經開始燃燒精神力在不斷加速。

    前面只是第17賽區,距離563賽區相隔無比遙遠的距離,中途經過主大陸,很多時候還要殺過去才行。

    對他來說,現在最寶貴的就是時間。

    何況他早就試探過規則,哪怕死在星鏈橋上也是原地復活,所以他根本就不怕死在星鏈橋上。

    隨著第17賽區越來越近,許悠然暗中早已做好了準備。

    悄悄的進村,開槍的不要!

    一旦進入主大陸,傾盡全力爆發,爭取一波帶走個幾百分。

    可是越接近17賽區,許悠然越懵。

    期待中的混戰根本就沒有看到,整個大陸燃放的覺醒技也一樣沒有。

    如果不是篤定大賽規則,如果不是夢枕告訴他另一路大軍殺來了第17賽區,他都差點以為自己參加了個假比賽。

    “嘶……”

    降臨空無一人的第17賽區主大陸,許悠然倒吸一口涼氣。

    我擦!

    是不是迷路了?

    不能夠啊……

    星鏈橋雖說有些曲折,可確實只有一條路。

    這要是還能迷路,那就不是智商的問題,絕對是瞎了!

    許悠然躍上半空環顧四周,再次確認了一下。

    沒錯,這應該就是一個賽區的主大陸。

    人呢?

    別說第16賽區殺過來的大部隊,就連第17賽區的土著也看不到一個。

    “咦!”

    許悠然的目光猛地看向大陸另一側的星鏈橋。

    我擦!

    不會吧?

    難道是?

    許悠然再不遲疑,身形再次電射而出,直奔下一座星鏈橋。

    規則不會有錯,這里應該就是第17賽區,夢枕不會騙他,第16賽區的大部隊應該也殺過來了。

    既然這里一個人都沒有,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

    第16賽區大部隊殺過來的時候,第17賽區傾巢而出殺向了第18賽區,第16賽區大部隊沒 部隊沒有遭遇敵人,所以追殺了過去。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這兩個賽區就太搞笑了。

    一個想偷襲另一個,結果另一個去偷襲其他人了,很有點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的意思。

    第17賽區的參賽者被一個半參賽參賽者圍堵,這場面想想就有點小激動。

    許悠然為什么會有點小激動?

    因為他想渾水摸魚撈稻草啊!

    越混亂的局面對他才是越有利。

    二話不說就是狂飆,這次是不計代價的瘋狂燃燒精神力。

    反正遭遇敵人上去就是懟,懟個幾百分回來,自己死了也不虧。

    果然,距離第18賽區還有數千座星體殘骸時,許悠然就發現了前方慘烈的戰場。

    第17賽區傾巢而出想要突襲第18賽區,先頭部隊抵達主大陸剛剛殺出一大片登陸區,就迎來了第18賽區兇猛無比的反撲。

    主大陸邊緣地帶的戰斗迅速進入了白熱化狀態,第17賽區無數參賽者前赴后繼殺向主大陸。

    尸骨堆積如山,鮮血染紅了大地,整片大陸上空都是炸裂的覺醒技,還有慘死者的哀嚎。

    就在第17賽區越來越多參賽者踏上主大陸,無數人的積分暴漲,紛紛為自己賽區的騷操作叫好時。

    不出意外的話,意外發生了……

    第16賽區一半參賽者組成的大部隊從后殺來,第17賽區的參賽者立刻悲劇了。

    雖說神國系統分配參賽者進入哪個賽區基本都是隨機的,可也遵循著一定原則。

    這個原則就是各個賽區總人數和總實力相差基本不大,普通覺醒者和天才參賽者的數量大致相當。

    第17賽區當然是絕世天才開路,第一波最兇險,卻也是收獲最大的一波,留在后面的基本都是實力吊車尾的普通覺醒者。

    這些絕世天才在前面殺爽,積分個個暴漲,可就苦了后面還在星鏈橋上沒有踏足主大陸的這批普通覺醒者。

    第16賽區的大部隊也是絕世天才開路,正好對上第17賽區實力最墊底的一批參賽者,虎入羊群一般瘋狂殺戮。

    主大陸的面積遠遠超過星鏈橋的星體殘骸,戰略縱深雖然沒有多好,可好歹還算有點戰略縱深。

    星鏈橋一個又一個島鏈的面積都很狹小,完全談不上戰略縱深。

    敵人從后方瘋狂殺來,第17賽區收尾的部隊想跑沒地方跑,想躲沒地方躲,只能硬著頭皮死扛。

    死扛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自己死,敵人扛。

    16賽區的尖刀部隊,一次沖擊就殺穿了敵方陣營。

    原地在星體殘骸復活,再次被后續部隊絞殺,前面碎片發現了這邊的戰斗,要么是魂飛魄散的向前沖,要么是慌不擇路沖出了星體殘骸,然后墜入無盡虛空。

    那些魂飛魄散向前逃竄的參賽者,將第17賽區大部隊攪了個天翻地覆,徹底亂套了。

    前方戰場遭遇了第18賽區的強力阻擊,每前進一米都要付出無數生命作為代價,后方陣線被第16賽區沖擊的七零八落、潰不成軍。

    腹背受敵的第17賽區大部隊,絕對是目前為止所有賽區最慘的一批人。

    就在此時,許悠然殺到。

    許悠然想過這里的戰場可能會很亂,也希望這里的戰場會很亂,可亂成這個樣子,確實是太扯了。

    小小一塊星體殘骸,堆滿了人,到處都是參賽者,而且雙方參賽者都有,大家都在這塊殘骸死過,所以又復活在這塊殘骸。

    藍方陣營不斷沖上來,爭先恐后的殺敵。

    紅方陣營不斷死了又活,想逃都逃不掉。

    什么叫人滿為患?

    別說地上,漫天都是參賽者。

    一揮手帶走一大片,根本分不清敵我的亂殺一通。

    還有無數人被擠到殘骸邊緣,每時每刻都有人墜入虛空。

    運氣好、實力強的能踏上其他殘骸,運氣不好的,直接死在了虛空深處。

    不是一塊星體殘骸,而是數千座星體殘骸都在不斷上演著同樣的劇情。

    就連從尸山血海中剛剛殺過來的許悠然,看到這一幕都覺得渾身顫抖、頭皮發麻。

    古老傳說中的阿鼻地獄,如今就活生生的展現在他眼前。

    那無數奮勇廝殺的參賽者,如同地獄中的冤魂、惡鬼一般。

    從生到死,由死轉生,再入輪回,永墜苦海……

    星海神國正是那雙無形大手,無聲無息,卻又如滾滾神雷般,帶著無法抗爭的意志,操控所有人的命運。

    這里所有的參賽者都很清楚這一點,可是抗拒他的又有幾人?

    想到這里,許悠然很想笑,可惜卻笑不出來。

    這些人可笑嗎?

    可笑。

    他們甚至都不知道為何而戰。

    許悠然笑不出來,他雖然看到了命運,卻也同樣無力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