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修羅劍神 > 第3253章 招供
    王騰捏著手上的人,睥睨地看著苦苦掙扎的人群,冷聲問道:“你們究竟是何人,如何進來的!若是老實交代,我能饒你們一命!”

    那些人雖然被遮住了面容,但是扭頭表示抗拒的動作,王騰還是能看出來的。

    這些人的不配合,王騰也并沒有惱怒,他好聲好量地再問了一遍。

    那些人就好似沒有聽到了一樣,看樣子有些寧死不屈的樣子,王騰也就沒有耐心,繼續詢問著他們了。

    已經給過這些人機會了,既然不愿意說,還是來殺他的,他也不會仁慈到放這些人離開。王騰手一松,他手里捏著的人直直地朝著地面落下,發出慘叫聲,下落的人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快速靠近巨坑里面,他的修為早就被王騰給封鎖了,只是沒有想

    到王騰居然會真的動手!

    “啪!”

    那人在靠近地面的時候,已經做好了心里準備,反正只有死路一條,結果沒有想到,那可怕的尾巴還是出現了。

    刷的出現,將他裹住,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王騰似笑非笑地看著面前已經石化的眾人:“我已經給過你們機會了,既然不愿說,那就走你們已經定好的路吧。”

    “下一個該選誰呢?”王騰好似很苦惱,選不出來人,幸存的人皆瑟瑟發抖,他們沒有想到王騰如同捏死螞蟻一樣捏死他們也就算了,沒有想到王騰還這么會折磨人,若不告訴王騰他

    想要的,他們也只能成為巨蟒的口中食。

    “我說,我說!求求尊上饒我們一命!”

    其中一人占了出來,驚恐地說著,其他的人都默認地低頭,好似這樣逃避自己的內心就會好受許多。

    這時輪到王騰不耐煩了,這些人簡直就是毛病多!

    不過王騰還是耐心聽了一下,威脅道:“一定要說實話,否則讓我知道你們是騙我的,下場只會更慘,明白嗎?”

    “明白明白!”這些人已經全然沒有了之前的囂張,他們雖然有不甘,但是為了活命,還是愿意說一些東西,不過他們并沒有將所有的東西都透露出去,不然哪怕他們從王騰這

    里僥幸活了下去,回去也是難逃一死……

    “我們來自鄰國,梁家……”

    那人說著說著,有些心虛地低下頭。

    王騰一聽是梁家,一聽還是鄰國的,這些人這么確定自己是王騰,看樣子,這些人就是王騰之前在秘境里面遇到的囂張的梁家的大公子他們的家族了。

    看來這些人已經將王騰當成了敵人啊,這么說來,一切都說得通了。

    王騰一時間有些頭疼,這人太出名之后,時不時就會跑出來一些人,王騰敵家那么多,哪能挨個記住。

    “然后呢?你們怎么進來這里的,又是如何確定我就是王騰的?”

    王騰不在乎前面的恩怨,他只想知道他想知道的,這些廢話他就沒有必要聽了。

    那人被王騰這么嚴肅的語氣,給嚇了一個機靈,連忙將他們的一系列操作說了出來。

    他們中領頭的人也沒有制止,看來大家都是默認的,想活命,所以才會將這些事情都說了出去。王騰明白了這些人在其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這組織不止在北涼國安插了臥底,周邊的國家都有他的人,鄰國見北涼國如今的情況有些不對,也探聽處了一些什

    么,就開始在各自的國家里面拔釘子。

    找出了一些人,也有一些隱藏的很好的,沒有找出來。

    察覺到風向不對的梁家,加上這個組織如今的高調出現,便知道了王騰加入了這組織,便派人來暗殺王騰,給死去的大公子和三公子報仇。于是便有了這么一出,他們找到了最薄弱的地方,便偷偷潛入了這個國家,給這里的兇獸下了藥物,導致這些兇獸暴走,讓王騰處理,最后趁王騰疲憊不堪的時

    候,他們再動手。

    只是他們周全的計劃,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擊,很快就敗下了陣來,才成了現在這個局面。

    那人見王騰一直沉默不說話,帶著哀求又無奈的語氣求饒道:“尊上,我們說的都是真的,求求你放過我們吧,我們也是一時腦子發熱……”

    王騰聽著這些人的苦苦哀求,也覺得有些沒有意思,高高在上地說道:“你們滾吧,回去知道該怎么說吧?”

    領頭的人這時好似才反應過來,謹慎問道:“尊上,您的意思是?”

    王騰輕哼一聲:“就說已經解決了我,這里的情況也沒有想象中那么危險,剩余的還用我教么?”

    “別想著打什么歪主意,我已經在你們的身上附上了東西,若是有別的想法,等待你們的下場,你們是知道的。”

    王騰冷冽地看著這些人,他才不會相信這些人是真的會誠服于他,不過是打不過王騰想保命不得不屈服于王騰而已。

    那些人連連點頭,還不停保證著,隨后,試探性地離開,這時身體并沒有剛才的那般被控制得后退,他們連忙加快速度,逃命一般地離開這里……在連續逃出數里之后,驚魂未定的他們,還不待說什么就感覺到頭頂一陣涼意,驚恐地眼神看著虛空中,身體里的暗影之力瞬間流失,眨眼的功夫,這群人便失

    去了生命力,直直地墜落在地面,地面的兇獸好似察覺到什么,張嘴直接將他們給吞食……

    “廢物!”

    虛空中只傳來這輕飄飄的一句話,隨后這里又陷入了平靜,好似剛才的動靜根本未發生一樣。

    王騰目送著那些人離開,好似一點都不擔心這些人背叛自己一樣,收回視線,淡漠道:“以為我這里最危險,其實危險隨處可見。”王騰可不會全信這些人的話,為了活命是會說一些真話,但是王騰很清楚這些人隱瞞了些什么,哪怕到死,這些人也不會真的將所有的話都告訴給王騰,既然如

    此,王騰也不會跟他們有過多的糾纏,畢竟有人會收拾他們……

    “是該解決你了。”王騰輕嘆一聲,殘忍說道,低著頭看著下面的巨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