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玄幻:穿越了,女主們都想殺我 > 第342章 不忠不義不孝之輩
  天色是暗沉的,這與七彩霞芒時刻照耀的天庭不一樣。

  蒼茫的無盡海邊,蕭玄天一步步走在沿岸,他的身旁,則是以黃龍為首的,其他五位圣獸。

  不過此時,在看著這位曾經的造物主重新出現的時候,饒是他們由后天產生,骨子里的那點對于造物主的恐懼和臣服,卻仍然存在。蕭玄天甚至連手都沒有抬,這六位圣獸,就趴下了。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以外的六位,其中包括黃龍,已經消失的幽熒,還有一直未曾露過面的燭照,那顆似太陽似的復制生物,正掛在他的頭頂。

  蕭玄天從它們身邊走過,目光望向無際的海面。

  無盡海,如其名一樣,根本望不到邊際,縱使他已經拿回造物主八九成實力,卻仍然不敢往海里走一趟。

  他有種直覺,海里有恐怖的未知危險。

  海里不能走,沾上一點海水還是沒問題的。

  踩在海面上,蕭玄天身邊蕩著股股微風,緩緩走動,無盡海的蒙霧漸漸消散,不一會兒眼前清晰起來,原著,一座精致的小亭子坐落于海面,搖搖晃晃。

  腳步輕輕一點,蕭玄天身形風馳電掣一樣,靠近亭子。

  “來者何人,這里是……”

  “嘭!”攔路的天庭守將腦袋被開了花,蕭玄天的身影進了亭子,伸手一捋,將那道令他心疼的影子收回,隨后坐在青霄原來的位置。

  “你終于來了。”

  蕭玄天抬頭,面無表情的看著說話之人,心里不由得生起熟悉的感覺,“……燭照?”

  “對。”天帝點點頭。

  蕭玄天依舊面無表情。

  “我想知道,如果是以前的我,生氣后,會怎么樣?”

  “造物主時的你嗎?那時的你從來沒有生氣過。”天帝搖了搖頭,輕輕一笑。

  “不可能,縱使造物主也有七情六欲,你之所以沒看到他生氣過,可能因為,他把你當做他的孩子。”蕭玄天道。

  天帝抬起頭,眼睛怔怔地看著蕭玄天,目不轉睛。

  蕭玄天卻道:“但是現在,我很生氣,很生氣,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意味著……什么?”

  “砰!”蕭玄天暴起,將身前桌子震的粉碎,連上面的棋子都成了粉末,他一只手抓住燭照的脖頸,重重砸在地上。

  天帝眼睛凸起,滿臉震驚。

  他萬萬沒想到,蕭玄天會動手這么干脆,兩人同擁有這方天地無法預測的力量,所以蕭玄天出手他完全沒法避開。

  蕭玄天額頭暴起青筋,雙目通紅,怒色道:“意味著,從現在起你不再是我的孩子!”

  “為了一個破天帝的位置背叛我,為不忠!殘害華青青那些你的手足兄弟!為不義!我創造你們之初,你們所需要的所有營養,都是青霄他們七個沒日沒夜采集天地精華喂養你們,她與你母親無異,你卻讓她只剩下這么一道元神,這為不孝!”

  “對于你這種不忠不義不孝的東西,我能做的,只有抹去你的存在!免得再為禍人間!”

  天帝吞咽口水,他是真的在蕭玄天眼睛中,看到了他從來沒有看到的憤怒和殺意,一股寒意遍布全身。曾經待在造物主身邊那么久時間,對于造物主的尊敬和恐懼,他一直刻在心里。

  努力克制起伏的心,望著面前那雙可怕眼睛,燭照忽然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

  “為什么發笑?”蕭玄天冷聲問道。

  “說我不忠不義不孝,那么我請問,您呢?”燭照眼中閃過譏諷,“您說青霄她們就像我的親生母親,為我們做了很多。”

  “那您知不知道,她們為您做的更多?您是不是應該保護她們?可現在,她只剩下一道羸弱元神了,甚至您如果不吸收我身體里,您曾經留下的東西,她就會徹底死亡,您有資格說我?”

  “還說我不義,您當初的選擇是好,一言不合沉睡,將整個爛攤子留給我們十個,是,那只犼是被您重傷了,但是另外十只兇獸呢?”

  “您讓我們吸收天地精華,卻把除精華外的一切,都交給他們自由轉化,他們的力量,是我們的一倍有余!”

  “與他們戰斗,您以為我們的下場會是怎么樣?”

  “不是我,您覺得,你還能再次看到那些尸骸嗎?瑤池圣地的麒麟,大周的朱雀血,云國的黃龍冢。”

  “還有,我被封印在雪山中的華青青……沒有我,她也會被那十只兇獸殺死!”

  “這些是你做的?”蕭玄天皺起眉頭。

  燭照笑著道:“青霄做的,但您以為沒有我的無視,她會這么輕松?”

  蕭玄天沉默了下去,燭照說的雖然有些太過于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問題,但有一說一,很有道理,譬如,他當時選擇沉睡時思考的太短,沒留下萬全之策。

  不然,或許現在的世界會有些不同。

  雖然燭照說的,有部分責任確實得歸到自己身上,但是燭照還有一個問題。

  “說了這么多,不是你背叛我的理由!”

  “我不跟他們合作,這個天下只會更糟!”燭照道。

  “你跟他們合作,這個天下也不見得有多好,我問你,除了這這座小亭子里,你有過下界去親眼看看嗎?”

  燭照語氣一滯,眼珠艱難轉動瞥向外面的無盡海。

  “當初鎮海珠被拿走,無盡海就已經發生過一次暴動,我若離開這里,無盡海水翻騰,漲潮時不僅會淹了天庭,還會灌入下界的,我不能離開。”

  蕭玄天冷笑了一聲,“鎮海珠被拿走,是啊,但是那顆鎮海珠就在下界,你只要親自下界去討回,不需幾個呼吸吧?”

  “還是,你根本沒有想拿回鎮海珠的意思?”

  “明明能讓你離開這里的東西,對你來說唾手可得,你卻一直讓它在外飄著,不去把它收回來。說吧,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是關于我?還是關于犼?亦或是十位兇獸?還是,你在練關于無盡海的功法,想將我們全部葬進海里呢?”

  蕭玄天還一說完,燭照的眼珠明顯可見,猛地一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