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文 > 總裁倒追財閥前妻 > 第762章 婚事,吹了!
深夜,宋市長將宋知逸叫到書房,宋夫人也在場。
“什么?!解除婚約?!”
宋夫人驚叫一聲,“宋天霖,你在開什么玩笑!現在消息都傳遍了,我們官太太圈里那些太太們得知咱們知逸要娶沈家千金都上趕著過來巴結我,私下禮都不知收了多少!
眼看好事將近,你現在告訴我婚事吹了,你讓我以后在那些太太們面前怎么抬得起頭來?!”
“爸!到底怎么了?為什么要退婚?!”
宋知逸想起今晚屈辱,恨得咬牙切齒,“沈初露當著我的面牽唐家少爺的手,和別人的男人共舞,這已經夠讓我沒臉了,現在又要取消婚約,我的臉都要丟盡了!”
霍昭昭不是說那女人是個傻子嗎?
她哪兒傻了,當著他這個未婚夫的面敢和別的男人眉來眼去,親親我我!
這個水性楊花的賤女人,他就該把她娶到手后,日復一日地折磨她!
誰讓她給他戴綠帽子!
“若用你們倆的面子換來我的前程,那你們那不值錢的臉面,不要也罷!”宋市長突然發出逆天言論,一臉的不耐煩。
“你這是什么話?!”母子倆滿目錯愕!
“今晚,你們倆還沒看出來嗎?唐家七少爺看上那個傻子了。”
宋市長慢條斯理地喝著茶,還為自己打的這手如意算盤而洋洋得意,“唐家二太太特意找我私談,讓我放棄這門親事。
只要我肯把沈初露讓給她兒子,她便會支持我明年大選,這件事,唐董也是知情的。若我不答應,他們KS就會轉頭去支持我的競爭對手,換你們,難道你們不答應嗎?”
宋知逸不甘心地狠狠咬牙,宋夫人也說不出話來。
“夫人,兒子,這對咱們來講可是百利無一害的好事啊!”
宋市長一臉愜意地往沙發上一躺,翹著二郎腿,從高官到痞子只需一秒,“一來,我兒子不用再娶那個傻子委屈自己,我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不拿沈氏的恩惠就不用看沈光景的臉色;
二來我的競選資金也有了,還能順便攀附唐家,這不是一舉兩得的好事兒嗎?”
宋知逸急道:“爸,你是不是想得太簡單了?那唐家什么門第,在我看來唐萬霆比沈光景還難對付!”
“唐萬霆得了重病,人盡皆知,現在早跑國外養病去了,估計也活不了兩年了,我怕他什么?”宋市長滿不在意。
“現在KS的總裁是他女兒唐俏兒!在我看來……那女人就是夜叉,比她爹更恐怖!”
宋知逸受霍昭昭耳濡目染,一提唐俏兒眼眶都發紅,“您能跟沈光景斗一斗,但您能斗得過唐俏兒嗎?現在她才是唐家的實際掌權人!
更何況,您別忘了,她背后,還有沈驚覺!”
宋市長勃然大怒,彈坐而起指著他大罵,“你以為沒有唐家二太過來跟我談這件事,你就能穩當這個贅婿了?!
瞧瞧今晚你那副狗急跳墻的樣子,我平時是怎么教你的?!我告訴你就是裝你也要裝得從容大度,可你卻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氣急敗壞地跟沈董耍脾氣,你以為你爹我是多大的官,能和沈氏抗衡嗎?!”
“我……!”宋知逸有口難言。
原本,他和沈初露結婚只是為了討好霍昭昭。
他不喜歡她,只是做戲,只是利用。
可當他眼睜睜看著沈初露與唐楓親密起舞的剎那,他心里說不出的難受。
仿佛他們已經結婚了,他就是她的丈夫,正在蒙受妻子當眾與其他男人親熱帶來的奇恥大辱!
“我告訴你,你在沈光景那兒的印象已經徹底毀了,他那人出名的心眼兒小,就算我不開口他也不會讓女兒嫁給你了。”
宋市長恨鐵不成鋼地搖頭,“你啊,就沒贅入豪門的命,死了這條心吧!”
*
翌日。
沈光景參加完活動,回程途中閑暇下來,向祝秘書打聽昨晚的情況。
祝秘書將昨晚柳敏之給了鐲子和唐楓的表白全都告訴了沈光景。
“沈董,唐家二太太對咱們家小姐是真的很大方,一點小小的見面禮就是一千多萬。”
祝秘書忍不住向著唐家說話,“真是貨比貨得扔,咱們四小姐和宋家都要訂婚了,宋家到現在都沒什么表示,真是高下立見。”
沈光景緊鎖著眉,嘴硬地道:“一個鐲子就給你收買了?那種東西在他們唐家人眼中算什么值錢玩意嗎?唐萬霆估計有一車。”
“這倒是,但相較之下,唐家七少真是比那個姓宋的強出太多了。”
祝秘書冷嗤一聲,“昨晚,那小子竟然當面埋怨您的不是,真不知道他腦子是被什么給啃了。”
提及這個,沈光景面色愈發難看。
“沈董,我看唐家七少對四小姐是真心的,不如,把和宋家的親事推了,和唐家聯姻比和宋家強百倍,沈先生估計也會很高興……”
“我的兒子要娶唐家的丫頭,我的女兒還要嫁唐家的小子,我沈光景的孩子除了唐家是沒人要了怎么著!”沈光景氣得猛地一拍扶手。
祝秘書不敢多嘴了。
沈光景忿忿地望著窗外。
如果排除那些主觀因素,平心而論,柳敏之的那個兒子,真是比宋家的小子好太多了。
成分也比霍如熙強!
他其實知道宋知逸對他女兒沒什么感情,不過是聽從家里安排。可唐楓對初露那能拉出絲的眼神,卻不是逢場作戲。
是認真的。
如果,那小子不是唐家的孩子就好了……
正沉思時,手機響了,是沈南淮來電。
沈光景莫名地涌上躁郁,響了好幾聲才接聽:
“爸,您找我。”
“方便說話嗎?”
“您說。”
“宋家要退婚。”
沈光景心臟一震,嗓音拔高,“您說什么?!”
“呵,估計宋天霖是沒臉見你了,于是一早就聯系了老徐,跑來跟我面談的。本來我不想見他,但一聽,這么好的事兒我可得跟他好好聊聊。”
沈南淮忍不住哂笑,“這宋家還挺有自知之明,知道配不上我的寶貝孫女,知難而退了。
兒子啊,你的眼光,也沒好哪兒去。”
沈光景瞬間僵硬的臉黑成鍋底!
不對……不對勁!
昨晚,柳敏之帶著兒子闖入宋家的宴會,唐楓和初露共舞,惹怒了宋知逸,又對初露大獻殷勤。
緊接著,宋家就退了婚。
怎么總感覺,這是唐家布的局,一切都在按他們劇本走的感覺?
*
夜幕降臨,依然是那個熟悉的溫泉酒店。
“啊!你輕、輕點兒……你弄死我算了!”
今晚,宋知逸弄得霍昭昭尖叫連連,壓著她,逼著她做許多以前都不敢做的不堪姿勢。
霍昭昭嘴上罵著,身體卻配合得很,浪得要命。
三次下來,不光是霍昭昭不行了,宋知逸也癱倒在床上,一動都不想動了。
“該死……你差點要把我撕開了,你發什么瘋!”
霍昭昭連清理黏膩的精神都沒了,推了他一把,“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宋知逸瞅著天花板,面如死灰,半晌才萬般不甘地道:
“我和沈初露的婚事……吹了。”
“什么?!為什么?!”霍昭昭眼球都驚得要掉下來。
“本來一切都水到渠成了,但昨晚聚會,唐家那個二太太帶著她兒子突然殺過來,威逼利誘我爸放棄這門親事,讓我把沈初露讓給她兒子。”
宋知逸憤然攥住床單,眼底通紅,“那個沈初露,我真是小瞧了她……她竟然敢騙我……竟然瞞著我,還有別的男人!